看齐中文网 > 七星玄月 > 第6章落难

  (回忆植入:几个月前林正天与好兄弟习近南上山狩猎走失,不小心失足从山上滚落下来,受了重伤差点没当场晕死过去,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跌跌晃晃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又累又饿还受了重伤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生死之间徘徊,来到了这里,这里位于山脚边缘下,林正天刚来到这里就闻到异味扑鼻的气味,废品堆积如山,慌茂的草木茂盛如林,房子很是破旧,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随时都要坍塌一样,林正天嘴唇干裂得破裂,这段时间他未看见一滴水,未进一粒粮,心中无比绝望,但看到有房子还是走了过去,可走了过去却发现这里荒芜并无一人,以为这里废弃了很久无人居住,刚想离开却听到一个人的声音:“你,你想干什么?”那人谨慎的问道。
  林正天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就像是听到佛祖金言一样,心中意外高兴无比,急忙转了过去,道:“可以给我点吃的跟一碗水么?”说完就两眼一番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灶边,地上铺着一块木板,这间房间很简陋,屋顶还破出几个洞来,透过阳光的照射下灰尘飘扬清晰可见,四处还补满了蜘蛛网,这个本就不宽敞的房间这时挤满了人,每个人都是皮肤棕黑,人瘦如材,头发凌乱像是许久未清洗,脸色脏乱像是打了一层厚厚的淤泥。
  “水,我要水。”林正天说话有气无力,声音小声道连自己都听不清楚自己说什么。
  老伯会意将一碗水递了过来,水质混浊透黄,这个碗很黑还破了几个角,碗端不稳的话水就会漏出来。
  林正天把碗接了过来,平常可以轻而易举的端起得碗此时捧在手里却如玄铁一般沉重无比,手抖得摇摇晃晃水漏了不少,老伯见状把碗小心夺了过来亲自喂他,林正天哪还管得了这水质混浊,他只感到口干舌燥犹如火焰一般灼烧着他的口腔。
  老伯拿出两个已经剥好甜薯装在碗里,递给了林正天,他的手又皱又黑,可是这甜薯却是白净如雪,应该是及其小心剥好的吧。
  林正天许久为进一粒粮食,像是饿鬼投胎一样抓起甜薯就是狼吞虎咽,这些人看着林正天送入口中的甜薯咽了口口水,眼神寸光不离的盯着甜薯看,林正天并未察觉到他们的神态,自顾自的啃着甜薯,连甜薯的甘甜都没有品尝出一下子就被他消灭完了。平常不沾的东西现在吃起来却是觉得这是人间美味,这也是饿极了的缘故。
  两个甜薯哪里能解除饥饿,林正天觉得还饿于是问道:“还有么?”林正天吃过两个甜薯后倒也恢复了一点气力,说话也不觉得费劲了。
  旁边一人说道:“没有了。”
  老伯却是道:“佟二愣早上我还看见你挖到一个大番薯把它藏了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快把它拿出来。”
  “可是……”佟二楞还想说些什么就被老伯打断了。
  “可是什么?还不快去。”老伯语气中带着一点威严让人不敢抗拒,林正天看得出来这里应该是他最大。
  佟二楞看了埋怨的看了林正天一眼,转身去把番薯找了出来,林正天看了一眼这个佟二楞受气的样子,心道:“一个番薯而已不至于吧?”他却不知道这是佟二楞辛苦了一个早上才寻找到的食物,都不舍得吃才收起来。
  佟二楞把番薯找了过来及不情愿的把它交给老伯,老伯把番薯接了过来,可是发现佟二楞双手还死死的抓住番薯不愿意放,眼神看着番薯还闪耀着光芒,他真恨自己为什么挖到不当场吃掉现在倒好便宜了别人,老伯一个眼神瞪了瞪他才松手。
  老伯把番薯递了过去,道:“吃吧!”
  这个番薯洗了干净只是未曾去皮。
  林正天看了一眼这个番薯没有去皮心里却是有一点嫌弃,没有接过来,道:“我吃了两个甜薯也不是那么饿了,他不是饿么?那就还给他吧。”
  佟二楞喜出望外的从老伯手里抢过番薯,道:“你看,是他自己说不饿的。”说完就拿着番薯从屋里跑了出去,生怕这人反悔。
  老伯看出了林正天的嫌弃,只是平常他们吃东西洗洗就吃了,没有考虑到这个,况且他们也没有干净的刀,平常用的破旧铁皮用来也是砍东西的。
  那公子就好好休息吧!
  “嗯!”林正天点了点头。
  老伯把众人带了出去,留下林正天一人在房间里休息。
  一连几天都是老伯亲自照顾林正天,给他送吃的,吃的东西比所有人都要吃得好,只要是有人挖到找到好东西都要上交给老伯,每顿都有甜薯、番薯,平时好不容易上山捕到的山鸡野鸟野味就会成为这个小村子风光人物,可是自从这个人来了都要上交,平时就没有温饱可言有上顿没下顿的,现在连吃的都吃不上一整天就吃那么点东西连塞牙缝都不够,也不知道老伯为什么会对这个新来的外人那么好,这个外人一来就向自己人抢食,因此不知不觉中受到了不少人的埋怨。
  修养了那么多天林正天也可以下床走路了,这些天整天都是吃番薯甜薯不然就是几个野果,最好的就是一两次野鸡,早就把他吃腻了,他可不相信这些人每天就吃这些,应该是有好吃的不愿拿出来招待自己这个外人吧。
  老伯把两个甜薯端了进来。
  林正天看见又是甜薯心底感到一阵后怕,“他们整天吃这些就吃不腻?”
  林正天道:“这些天多谢老伯的照顾,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虽然他的伤还没完全好,可是已经可以走路,他可不想再呆在这鬼地方跟这些人呆在一起,这不是人呆的地方,看着这破旧的房屋真怕它会随时塌下来,这几天住得他真的是提心吊胆的。
  老伯看他可以走路,道:“那你快把这点东西吃了,我带你离开这里。”
  林正天点了点头,虽说已经吃腻得不想再碰,可是想要离开这里就得保存体力。
  吃完后老伯带着他走出了房门,这些天他伤势特重特别是脚,动一下就疼,现在终于可以走路了,走出房门看到了久违的太阳,刚走几步他就觉得腿脚拉得吃疼,蹲下捂着腿部。
  老伯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林正天笑了笑回道:“没事。”
  两个难民蹲在草地上啃着草根,一个说道:“也不知道老丘叔为什么对那个外人那么好,把所有好吃的东西都留给他,自己都吃不饱呢还关心一个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