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正在暴走请小心 > 第128章:把自己变成阶上囚

第128章:把自己变成阶上囚


      奥摩休拉着录华钻进一堵断墙后面,声称要谈一下贵族之间的“悄悄话”。
  
      面对奥摩休的问题,录华非常羞赧。
  
      “是的,我的偶像的确是坦顿纳伯爵。”录华瞥了眼全身脏兮兮的奥摩休,忍不住想提醒,贵族不能——踮起脚尖,抖腿。可是他寻思,提醒之后奥摩休很可能会骂人,所以最后选择了沉默。
  
      “那你知道坦顿纳伯爵年轻的时候,谁是他的偶像吗?”
  
      从来没有人和录华说这些话,而且是躲起来,两个人悄悄地说这些羞人的话。半大男孩左右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人盯着他们,最后才向奥摩休摇摇头。
  
      奥摩休伸出手臂,揽住录华的脖子,把大男孩搂到嘴边,威胁着说“那么,你先告诉老子,你身边为什么有这么多夜鬼,不然你别想知道坦顿纳伯爵的偶像是谁。”
  
      录华在奥摩休的臂弯在挣扎,伸手去掰奥摩休的手臂,看起来马上要张嘴叫侍卫。
  
      奥摩休伸出两只手指,向录华的一对眼睛虚戳,再次威胁“你小子敢叫人,老子就敢挖了你的眼,让你变成瞎子!”
  
      录华眼眶瞬间红了,泪水漫了出来,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粗鲁的人。即使在军队,他见到最多的人,也只是古板冰冷的陶尔夫。陶尔夫曾经是录华最讨厌人的,可是现在,奥摩休取代了陶尔夫,变成了整个王国里面最讨人厌的人。
  
      “听不听话!”奥摩休压低声音,装作凶恶地喝斥道。
  
      录华“哇”一声大哭起来。
  
      奥摩休马上松开固定着录华的手臂,退开两步,脸上挂起笑脸,嘴里一连叠地说道“别伤心,莫伤心,我们一定会冲出包围圈的。”
  
      一个夜鬼无声无息出现在断墙缺口处,录华的背后。
  
      “你……不是贵族!”录华一边哭,一边指着奥摩休说。
  
      奥摩休叹息着说“我是不是贵族,不是你说了算啊,录华弟弟。要不我们来打一架,谁赢谁的话就有道理,怎么样?”
  
      录华浑身一抖,顿时顾不得继续哭泣,连连摇头说“不,你不能向我提出决斗。我没有追求女生,也没有侵犯你的利益。”
  
      奥摩休眼睛骨碌一转,不顾录华拼命后退,在夜鬼的注视下,硬把嘴巴凑到人家的耳朵边说了几句话。
  
      录华愣住了,惊讶地瞥了眼奥摩休,吞吞吐吐地问“真的?”
  
      奥摩休郑重地点点头,转过身,不慌不忙地迎着夜鬼走去。“让开,你不够我打。”奥摩休仰起头,不服输地看向比自己高的夜鬼。
  
      夜鬼没有开口,只是目无表情地与奥摩休对视。
  
      录华缓缓走过来,对夜鬼说“给这位先生让路,陶尔夫。”
  
      名为陶尔夫的夜鬼向录华微微鞠躬,侧身让开了路。
  
      录华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巾,轻轻摁干净脸上的泪痕,随手将手巾抛在地上,再转过头,脸上挂起和熙的笑容对奥摩休说“这位先生,我们一起走吧?”
  
      这个时候,奥摩休才发觉自己还没有向录华报上姓名。
  
      “我叫奥摩休褐煤山。”
  
      奥摩休向录华伸出右手。
  
      录华猛地转过头,两眼瞪大,瞳孔散发出强烈的恐惧之意。“是你!奥摩休卓温!”
  
      陶尔夫缩起腰,冲向奥摩休。
  
      面对夜鬼的攻击,奥摩休一点都不慌张。自从融合了几种智慧体之后,奥摩休就不怕单兵作战,就算对手多强都不怕。人手只有两只,而他奥摩休,拥有的锁链是6根!
  
      轻易将陶尔夫逼退之后,奥摩休再次亲热地揽着录华的脖子,与贵族小孩子商量赔偿问题。
  
      “你的侍卫向我挥出了一剑,从左肋斜斜地往上。如果我中了这剑,肯定会被一剑两段。你说,你该如何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录华已经绝望了。他怎么都想不到,那个被发配到西北兽人部落的奥摩休,竟然回诺威城了,而且还九死一生地突破包围圈,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怎么会来救我的?”录华不敢再用手掰奥摩休的臂弯,颤抖着身体忍受着。
  
      陶尔夫召集了所有夜鬼,将暴兔小队等人层层围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钢刺上校将头盔摘下,走向奥摩休。
  
      奥摩休将录华放开,两手一摊,对钢刺上校说“我怎么知道?本来我和录华兄弟聊天聊得好好的,等我一说我叫奥摩休,这个家伙就抽剑要砍死我。”奥摩休用责怪的眼神看向冷冷不说话的陶尔夫。“要知道,我们冒死突破包围圈,前来救他们,他们却恩将仇报!”
  
      录华昂起头,大声对钢刺上校辩解说“我不需要你们救援!你们都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夜鬼侍卫慢慢聚集在录华周围,彻底将录华保护起来。
  
      远处,身穿重甲的步兵列阵而来,陪随着2架巨象级蒸汽兵器。
  
      奥摩休数着夜鬼的数量,又漫不经心地看了看2个中队的重装步兵,以及2台崭新的巨象级蒸汽兵器,估算着自己和暴兔小队足够应付。
  
      人马试制型走近奥摩休,机械手臂不动声色地往外面指了指。
  
      所指的方向,是曾经的突围点。那里应该聚集着大量丛林女战士的蒸汽弩车,以及各式兵种。
  
      刚刚被击破,马上又来人了?
  
      奥摩休皱起眉头,背部的锁链弹出,抵在地面,火箭一般将自己的身体高高顶到6米的高度。
  
      被突破的点果然有人过来,大约5个人,骑着马,悠哉游哉地晃荡而来。
  
      奥摩休大喜,向着岗多图尔大喊“送上门的俘虏!给我抓住他们!”一边叫喊道,奥摩休的身体在半空中被拽向x10,因为奥摩休弹出的细金属丝缠绕在x10身上,将自己拉了过去。
  
      x10带领着岗多图尔的莽牛远程改迎向来访者时,夜鬼指挥官陶尔夫带领着部下紧张地戒备。他们虽然被包围在这里,但是并没有吃多大苦头。对于来去可以飞行的奥摩休,录华和陶尔夫都生出了不可力敌的感觉。
  
      凶名之下,奥摩休的为人果然不可理喻,而且危险性真的极大,怪不得,有两位公爵死在他的手下。
  
      一个连公爵都敢下杀手的、性情古怪的、粗鲁无礼的——凶人。录华想到自己那个骄傲得像天鹅、凶残得像厨子的姑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决定从现在开始,要离奥摩休远远远的。
  
      被一个小孩定义为凶人,奥摩休丝毫不觉,他兴奋地坐在驾驶舱里面,眼睛紧紧盯着前面勒定马匹的敌人小队。2个身穿贵族服饰的男人,2个打旗的侍卫,1个小姑娘,没有战斗力,正好老鹰抓小鸡一样抓起来!
  
      “不许动!放下你们的武器,缴枪不杀。我宣布,你们,现在属于我奥摩休的俘虏!”x10堪堪在马队的前方10米处刹停脚步,行云流水般从背后抽出狭长弯剑,剑尖对准前方的5骑。
  
      岗多图尔的莽牛远程改沉默地停在远处,但身体两侧的弩箭发射架放下,露出两具已上弩的发射架。
  
      2名持旗的侍卫犹豫了一下,齐齐从腰间抽出骑士剑。他们的剑光洁闪亮,一看就是个雏。奥摩休让x10举起右手,“我倒数10声,你们不下马投降,老子就把你们射成马蜂窝。”
  
      被威胁的人们心里想,机载弩箭射人,怎么能弄得像马蜂窝?一碰就断成了两截,怎么就能成为马蜂窝?
  
      想象着自己被一弩两断的惨状,拔出骑士剑的侍卫转过头,看向两名马背上的贵族。
  
      2个贵族之中,有个英俊的年轻人一直保持着和熙的微笑。他细嫩的脸上,左边红肿,嘴角高高地肿了起来,上唇有个黑印。听到奥摩休威胁的话,他仿佛不慌张。
  
      “10!”奥摩休在x10里面大声喊道。
  
      微笑贵族马上大声回应,他对自己的同伴大喊“抛掉武器,下马,跪下!”说完,第一个滑下马背,在马旁负手而立。
  
      两名持旗的侍卫没有反应过来,呆了好阵子才丢掉手上的骑士长剑,握住旗子翻身下马,然后双膝跑地。
  
      另外一个贵族抖抖颤颤下了马,艰难地移动身体,躲在微笑贵族身后。
  
      剩下最后一个水灵灵的侍女,拖泥带水地翻身下马,准备跪下。奥摩休发话了“停!地面肮脏,女士就不用跪下了。”
  
      x10转动手臂,手指指着两个还没有下跪的贵族,说道“但是,你们两个大男人为什么不跪下来?你们是不想当我的俘虏,是吗?你们嫌弃我是也不是?让我先把你们打倒再谈俘虏的问题!”
  
      “请等等,奥摩休先生,请听我说两句。”脸蛋受伤的微笑贵族心里哀叹自己今天的厄运,先被女野蛮人非礼虐待,又被一个凶人威胁,他感觉自己可笑的完美笑容快要维持不住了。“我们是应录华阁下邀请,前来谈判的使者。我们不应该受到这种对待。”
  
      “你们是小录华请过来的?你该不会骗我吧,你真以为我这么好骗?岗多图尔,给我准备,我一声令下,你就给我乱箭射死这些骗子。”
  
      侍女两腿一软,跪倒在地面上。
  
      微笑贵族一手拽住身后的贵族同伴,不让对方跪下,勉强撑着笑容,对奥摩休说道“我是国王的使者,勋爵dq罗威达,我家……擅长开工坊。我身后这位是公爵联合同盟的使者,佐兹勒男爵。”罗威达勋爵此刻非常感谢自己的家庭教师,是她无情的训练,使得脸上完美的笑容在此时此刻还能维持。在性情古怪的贵族奥摩休面前,在机载弩箭分尸的威胁下,维持着微笑不是容易的事情。
  
      奥摩休仍然疑神疑鬼。
  
      后面,巨象级蒸汽兵器走了过来,录华的声音从机器里面传出来“罗威达勋爵的话是真的。我邀请了他前来谈判。”
  
      “谈判是贵族间的谈判吗?”
  
      “是的,贵族间的谈判。非贵族,不得参与。”
  
      然后,在一片废墟里面,一张漆着洁白油漆的午茶桌摆在原先的街道上,桌面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茶壶,红茶香味飘扬。4只精致闪亮的茶杯摆放在4个人面前,侍女正优雅地将冒着热气的茶点摆放在桌面上。
  
      “好茶!好点心!”奥摩休身体前倾,眼睛紧紧盯着还冒热气的小松饼上,“只是份量太少了!还有没有?我记得国王喝下午茶的时候,桌上的茶点不断地补充上来的。别藏着掖着,都给我端上来!”
  
      录华、罗威达勋爵、佐兹勒男爵诧异地看了眼奥摩休,他们现在知道,奥摩休是见过国王大卫兹玛喝下午茶全程的人。
  
      的确,奥摩休眼睁睁看着王国两位最尊贵的人喝下午茶,整整喝了一天,死了好多人。
  
      侍女只得把篮子里的茶点全部端出来。
  
      奥摩休一把夺过篮子,将茶壶、点心全部收进篮子里,然后提着,一路小跑,方向是在远处警戒的暴兔小队,以及钢刺、雄鸡骑士。
  
      在3个贵族目瞪口呆之下,茶壶里的红茶被奥摩休喂了莉娃蒂一口,然后传给小不点兽人奈诺;奈诺喝了一口,传给了犹豫但最后嘬了口的钢刺上校。奥摩休还先抓了把小松饼,殷勤地优先递给莉娃蒂,剩下的全分了。
  
      “都是我们的,自己吃,不许分给别人。”奥摩休提着空篮子回来,途中还不忘向3个捧着小松饼颤抖的雄鸡骑士发出警告。
  
      奥摩休回到桌子前。
  
      罗威达勋爵收回脸上的惊讶,肿起来的脸挂上微笑,说道“那么,让我们向父神立下誓言。”
  
      奥摩休皱起眉头,因为赫斯莱娜警告他说“别向父神发誓,否则你必须遵守誓言下的规则!”
  
      3个贵族不满地看向奥摩休,因为后者在谈判发誓环节发呆、不念颂合同誓约。
  
      录华胆怯地低声说道“奥摩休先生,按照程序,你应该向父神立下合同誓约。你不会,忘记了誓约的内容吧?”
  
      奥摩不满地瞪了眼录华,说道“这么简单的内容,我怎么会忘记呢。喂,你和我一起再起一次誓,你先念。我跟你。你要悯诚地、5个词5个词地念,要大声,吐字要清晰。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