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太一仙道 > 第557章 出院须知

第557章 出院须知

    燕玄虎在两个小时之内,把出院须知的内容编写出来,经过吴大用的修改定稿,就转给燕玄飞去附近的复印店里进行打字复印。
  
      到了下午时分,由燕玄龙逐个地分发给嚷嚷着要出院的医患,并要求他们签字按手印。
  
      绝大多数医患看了这个出院须知都认为这是对他们负责任,只有像张总这样自我长期膨胀的人却嗤之以鼻,说那根本就是小提大做,为了推卸责任。
  
      张总现在的气色很好,他的手机一刻不停地响,不是这个人找他做工程,就是那个单位找他签合同,还有一些不知身份的女人一个劲地问他啥时间有空出来玩,他总是笑得非常委琐地说,我比你还急呢。
  
      燕玄龙在一旁观察着他好像眼里犯桃花,估计这一出院就会像吴大用所说的犯女劳,其他劳都是要伤身,而这个女劳是要命的。
  
      女人啊,有时真是祸水。
  
      但是,男人真是犯贱,宁可命都不要,也要去趟这无聊的祸水,没有办法啊,也不知是谁设定的坑。
  
      “张总,这一张出院须知是专门给你打印的,希望你认真阅读并且保证要做到。”
  
      燕玄龙从怀里掏出一张a4纸递过去。
  
      张总惊奇地抬起头来,问:“怎么?大家还不一样吗?”
  
      他手里有一张别人的出院须知,正不屑地瞅着来气。
  
      燕玄龙说:“内容是完全一样的,只是你的有一条是了粗黑体,你看看就知道了。”
  
      “咦?我是熊猫吗?还要用粗黑体?”
  
      张总好奇地接过专门给他打印的出院须知,拿眼扫描一圈粗黑体字,找到了,原来是这样几句话:
  
      特别强调的是,大病新愈,阳气不足,绝对不能劳心劳力,尤其是女劳,房事要禁止,否则的话,死的很难看,舌头要吐出来数寸长。这绝对不是耸人听闻!且记且记!如果不听,就是自寻灭亡!与医家无关!
  
      看完这几行粗黑体,张总的脸像被人打了几巴掌似的,一下子胀得又红又紫,他恼羞成怒地一拍桌子,大吼道:“这是什么意思?专门给我看的?!这不是诅咒我死得很难看吗?舌头还要吐出数寸长!吓谁呢?你们究意想干什么?我钱没有给够吗?我对不起你们吗?你们就知道我要女劳!什么是女劳?”
  
      张总在屋子里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外面的人全部都听到了,他们暗暗地偷笑
  
      “什么是女劳?喂?你知道吗?给咱科普一下女劳到啥程度才能把舌头吐出来数寸长?”
  
      “那家伙恐怕就是因为女劳才犯的病,人家有钱嘛,有钱人就要受累,主要是受女人多的累啊。”
  
      “咱们这帮穷光蛋想得那病也得不上呢,咱们得的都是白劳,老板能给按时发工钱就算烧高香喽。”
  
      院里一片嘻笑声,咳嗽声,打闹声,整得跟过年过节似的热闹非凡。
  
      全是一窝子瞧张总笑话的。
  
      “嘶!”
  
      张总哪里听不见别人的嘲笑?他一把将那个出院须知撕个粉碎,并对燕玄龙说:“我马上要拍屁股走人!你们要是胆敢阻拦我,我就报警!我们这是啥地方?一个连营业执照都没有黑诊所,你们全是没有医师证的黑大夫,我一个电话就叫你们歇菜,外加蹲大牢,信不信?”
  
      燕玄龙没有再说话,他信!
  
      看到燕玄龙哑口无言,并且,主动地让出一条道路让他走人,张总嘴角一勾,笑道:“就是嘛,做人要机灵些才好,跟我们有钱人做对怎么能赚到钱呢?你们不是还想请我给太乙观捐钱修葺吗?那就不要诅咒我死,什么女劳?吓唬谁呢?我死了对你们一点儿好处都没有,知道吗?我的家属会到法院告你们非法行医,到时候,就是你们把治死的,明白吗?我前面给的钱不仅要全数退回,而且,还要十倍百倍地赔偿,你不要以为我家属都是吃素的,他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子。”
  
      “张总,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他的跟班小心翼翼地在后面问了一句。
  
      “走吧!还能在这里长住吗?这里是人呆的地方吗?连个卫生间都没有,洗澡都成问题!”
  
      张总头也不回地向院门外大步流星地走去,气势磅礴,不可一势,犹如猛虎下山一般。
  
      “张总。”在院外的司机把奔驰车的车门打开,毕恭毕敬地问了一句:“咱们是不是回家?”
  
      “回啥家?”张总瞪他一眼,说:“去会所,五天没见小红了,你马上给她打电话,说我一会儿就到,叫她准备好。”
  
      “是张总。”
  
      司机关上车门,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
  
      这个色鬼,病刚好就要去找女人,恐怕真是后面有小鬼在催呢。
  
      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
  
      奔驰车绝尘而去,没有说一句再见,更没有任何的感谢。
  
      ……
  
      燕玄龙从地上捡起撕得粉碎的出院须知,来到大厅找到吴大用,看他正眯缝着眼睛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反正,他的面容几乎是毁掉了,完全看不出来本来的模样。
  
      “师父,张总走了,他没有签字,把出院须知亲手撕掉了。”
  
      燕玄龙一五一十地向吴大用汇报着。
  
      “知道了。”
  
      吴大用眼皮子也没有抬一下。
  
      燕玄龙感觉有些异常,便问:“师父,是不是你早就料到会是今天这样的情况呢?”
  
      吴大用说:“除此以外,还能有别的可能吗?”
  
      燕玄龙就问:“既然如此,明明知道他根本不会签字,为什么还要让他签字?明明知道他要犯女劳,为什么坐视不管?当然,我们也管不了。不过,如果张总真的死掉了,后面的事情我们恐怕承担不了的。”
  
      正说着,燕玄虎得意洋洋地快步进来,对吴大用说:“师父,我全部录下来了,效果非常好!”
  
      燕玄龙盯着燕玄虎手上的手机,问:“你录什么来着?”
  
      燕玄虎把手机拿给吴大用,吴大用摆摆手,意思是对那个没兴趣,他才把手机转给大师兄燕玄龙。
  
      “你看!很精彩的!大师兄!画面很清晰,所有人都很自然真实!”
  
      燕玄虎兴致勃勃地拿手指点着,脸上青春豆一闪一闪亮晶晶。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