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太一仙道 > 第472章 造化玄机

第472章 造化玄机

“宇宙遵行运转的轨迹便是大道。
  
  凡宇宙间一切现象都是大道的体现。现象的大道是从创造以至化灭的过程,古道家称为造化。
  
  大道的威力无边,万物若顺应它便是有造化。比如说,应当生就生,应当死就死,应当长就长,应当绝就绝。
  
  这是就是有造化。不当病却病,不当老却老,不当死却死,这就是没造化。所谓天地以顺动,放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黄帝曰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师父,我命在我不在天对吗”
  
  “我命由我不由天,还金成丹亿万年。大药修之有易难,也知由我亦由天。”
  
  “师父,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坚,这话对吗”
  
  “曲木为直终必弯,养狼当犬看家难。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坚。蜜饯黄莲终需苦,强摘瓜果不能甜。好事总得善人做,哪有凡人做神仙。”
  
  “师父,儒家主张的仁义与大道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阴阳属于性,柔刚属于质,合性与质便是大道。立人之道,曰仁与义。是属于人事的,道示现于人间的活动状态。人道不过是对于大道的渺小模仿而已,与大道相比实在微不足道。譬如儒家见周室衰微,礼崩乐坏,希望把它们复兴起来。道家则认为礼崩乐坏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最重要的是应当顺应自然发展之道。道家能超越人道来建立宇宙整体学说。”
  
  “师父,道家既然掌握了宇宙运转规律,为什么还要人谦卑处下呢”
  
  “道家认为凡是有形有体的事物都不足以当大道的本体,唯有常恒不易而超乎现象的无才是根本。它就是神明。从产生万物的功能来说,使名为有。有万物的实体本是虚空无有,存于万物中间而不毁万物。万物的本性不毁,人生不能有何等造就或毁灭。因此,道家主张顺从、无为、谦卑。”
  
  “师父,佛家认为人生是苦海,儒家认为人生是责任,为什么道家认为人生应当追求逍遥自在的境界”
  
  “太古之人,知生之暂来,知死之暂往,故从心而动,不违自然。人生之所以变成苦海,只在不能抛弃对名、位、物、寿的执著,有这四样束缚,人才会畏鬼、畏人、畏威、畏刑。身背责任的名山利海,失掉天民的乐趣,把人生弄得儿狼狈不堪,支离破碎,悲苦交加。
  
  道家视生死如白天黑夜的交换,保存生命以节制欲望为手段,不违自然,不逆万物为目的。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
  
  “师父,道家常教人清虚自守,卑弱自持,那么,什么是虚呢”
  
  “秉要执本,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子南面之术也。实则是长生不死之道。所谓虚是不患得,不患失,任自然转移,虚静以处,于是非利害,不为所动。天地密移,虽有损盈成亏,人处其中,毫不觉知。
  
  假如有人忧天地崩坠,身无所寄,因而废寝忘食,又因人言其不坏,复舍然而喜,这都是不能参得虚字的意义。要修到天地坏与不坏的心识不存我心,那才讲得上虚静。虚便是不觉得、无嗜欲、不知乐生、不知恶死、不知亲已、不知疏物,无爱憎,无利害。”
  
  “师父,虚静之人是怎么样看待生死的”
  
  “以为古今生死乃是大道连续的运行,本不足顾虑,所谓齐死生,等古今。
  
  能够不动感情,不生执著的便是虚静之人。天之道虚,地之道静,虚则不屈,静则不变。不变则无过。法从道出,因而至公无私。
  
  君子若能抱虚静之道以治天下便可以安天下。”
  
  “师父,为什么世上能够虚静的人总是寥若晨星”
  
  “孰能弃功名还与众人同孰能弃知巧还返无成孰能去辩智还与众人同道
  
  孰能舍一切以求道,达到虚境之地,上与造物者游,下与外死生、无终始者为友
  
  孰能明了宇宙本体为寂寞无形,而现象界变化无常,生死与物我的分别只是人间知识,天地万物与我从未分开过孰能像得道者那样站在阴阳之枢上,看是非成败相互转化,以至无穷”
  
  “师父,什么是阴阳之枢它在哪里如果把握”
  
  “你问到了长生不死的仙方,一声不传六耳,我们改天再说吧。”
  
  随着一道紫光闪过洞道,声音消失了,三人遂起身赶至望仙亭,只见霞光初起,瑞气徐徐向东方遁去。
  
  三人返回太素宫帮忙。这一天是农历六月十九,观世音成道日,刚进宫门便见十里八乡的百字会聚焦在广场之上,等待安排。
  
  百字会是附近村民自发组织的进香和游山组织。会名有长生、风玄、祈城等。百字会由一二百人组成,设若干个香头,每个香头管辖十二个人,香头的任务是收缴会费、经管帐目和联系吃住事宜。
  
  农历六月十九日为进香拜观世音菩萨日,香客手持灯笼和纸扎的香亭,绕本县县城一圈,然后步行前行齐云山。在山上先观看各道院道士打醮、进香,后逛月华街和领略齐云风光,夜宿长生楼,次日下山返回各乡各县,庙会结束。
  
  三人立即加入帮忙行列,登记、招待、分派住处、厨房做饭,甚至导引上山、烧香、拜神等等不一而足,忙得天黑地暗,应接不暇。至到夜里子时方得安歇,再进真仙府,里面一夜无声。连续九天过去,仍无音讯。
  
  燕玄虎说“别是神仙跑了吧我们不能守株待兔,这么磨下去,哪天是个头,明天就是农历七月初一了”
  
  燕玄龙没说什么,晚上早早地进洞打坐,等待奇迹出现。到了子时,忽见一阵暖风吹过,紫光一闪,有声音从洞的深处传来。
  
  “扁鹊姓秦,名越人,少时为他人守客舍的舍长,遇长桑君。长桑君从怀中赐药与他,命他以地水和药饮下,三十日当见功效。又把所有禁方书都给扁鹊,忽然不见。
  
  后三十日,扁鹊果能透视隔墙看人,望病人能尽见五脏症结。扁鹊死后,元里公乘阳庆,传他的方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