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太一仙道 > 第87章 重意不重形

第87章 重意不重形


  元玄子见大家都神情疲惫,也不便再开示下去,他看到唐婆镜满脸幸福的依偎在灵龟身旁,动物亦是血肉有情,何况于人?
  元玄子的面前,不知何时浮现出一个熟悉的倩影。
  月帔飘飘摘杏花,相邀洞口观流霞。
  半酣乍奏云和曲,疑是佩鸣小巫峡。
  ……
  立夏过后的太乙观,更是草木葱郁,万象繁茂的峥嵘时节。
  清晨五点钟,东方刚刚破晓,凉风习习。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喧鸟鸣翠柳,繁英满山岗。
  太乙观里响起了清脆的绑子声,三下慢,两下快,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道士们已经忙开了——除草、担水、洒扫、练功。
  接下来,再梳头、洗脸、穿袍、戴冠、系绦。
  六点半云板一敲,上老律堂做早坛功课。
  早坛完毕,元玄子下殿更衣,来到太乙观后门。
  燕玄龙和师妹燕玄飞此时已守侯车旁。
  燕玄龙一身道袍,丰神俊秀,挺拔清逸,而燕玄飞换了便装,眉目秀洁,肌骨莹润,态度娴雅,举止轻柔。
  外加一袭白衣宛如仙子,俩人并肩而立,真如松生空谷,霞映澄塘。似凤翥龙翔,若玉树琼芳。
  若非香培玉篆女,便是瑶池紫府郎。
  等元玄子走至近前,燕玄龙打开车门,请师父在后排坐好,又安排师妹坐到副驾驶。
  “你们对阴阳双修怎么看?”元玄子若无其事地说。
  燕玄龙刚要启动车子,他停住脚,说:“仙子浑无涉世劳,屐痕一尺寄孤高。几人失脚风波裹,可是云根立得牢。”
  燕玄飞说:“终南真子名太一,因服月华心如栖。此心不求世人知,只向仙宫默默依。”
  元玄子微然颔首,说:“何处好攀跻,新亭俯旧溪。坐中千里近,檐下四山低。桃花春满地,归路莫相迷。”
  三人遂不再言语,车子开到山间,燕玄龙忽然说:“师父,您常说山河大地是大药,能服大药,方入大道。
  想必时间还早,不如我们趁这空闲,去参春山如笑,您意下如何?”
  元玄子确定两位弟子道心坚定,没有做出犯戒之事,心中甚慰,便说:“宋人郭熙在《林泉高致·山水训》中言:春山澹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
  君子之所以乐山好水者,其旨安在?
  丘园养素,泉石啸傲,渔樵隐逸,猿鹤飞鸣。
  尘嚣缰锁,此君子所厌;烟霞仙圣,此君子所愿。
  仁人高蹈远引,为离世绝俗之行,林泉之志,烟霞之侣,坐穷泉壑,依约在耳;山光水色,滉漾夺目。
  此乃画山本意。
  山水观是以儒家为理,道家为宗,千年不衰,表达的则是君子的意气和风骨。”
  燕玄龙把车子开到环山公路上说:“师父,我们常年住山不看山,今天我们好好看看太乙山的川谷、岩壑、云气、烟岚,她的融冶、蓊郁、苍翠、明净。
  鹿饮寒涧下,鱼归溪水滨。”
  燕玄飞笑道:“说不定还能碰到终南山的隐士,弹琴石壁上,翩然一仙人。手持白鸾尾,漫扫南山云。”
  元玄子深吸一口气,感觉真是时光飞逝,三十年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自己如今已值花甲,俯仰天地间,浩然独无憾。
  铁肩担道义,碧血照秦川。
  一片丹心立正统,何惧白衣讥与讽!
  他说:“一部二十五史,绝大部分都要讲帝王将相的文韬武略,但每一部都专辟一章曰:隐逸。”
  燕玄飞问:“师父!为什么隐士能和帝王将相一起写进历史呢?”
  元玄子说:“隐士身虽隐却起着士的作用。春秋战国时代的鬼谷子,他有五位学生——苏秦、张仪、孙膑、庞绢、尉缭,将天下格局划分,最后秦始皇采用的苏秦的策略统一的中国,成为千古一帝。
  隋唐时期的文中子王通,以儒佛道三家通才的学养,讲学河汾,培养出开创盛唐的文臣武将——魏征、李靖、房玄龄等人都是他的学生。
  他们耻于名利,功成身退,隐居深山,却抱有赤子之心,匡扶社稷,慈植道德,将一生心血洒于万里江山之上,翻天覆地做一幅壮丽画卷!”
  “师父,为什么说修道如作画?重意不重形?”燕玄飞问。
  “清人沈宗骞在《芥舟学画编》中有云:作画宜癖,癖则与世俗相左而不得累其雅。作画宜痴,痴则与世俗相忘而不致伤其雅。作画宜贫,贫则每乖乎世俗而得以任其雅。作画宜迂,迂则自远于世俗而得以全其雅。
  岂独作画一则?
  凡能做到癖、痴、贫、迂,而无外慕纷华,驰名逐利,哗众取宠,苟合世俗。不论是诗、书、画、文或者任何艺术作品,必会有古淡天真之高雅,机杼有矩之典雅,萧疏简淡之隽雅,心旷神怡之和雅,高贵独特之大雅。
  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心澄气定,最本质的美感是清贵气、山野气和道德气,它不去挑战什么,也不反叛什么。
  它往深沉浑穆的方向独走,默默来到一个高古、纯真的境界。
  所谓:学问深处意气平。”
  燕玄飞问:“师父,这与修道有什么关系?”
  元玄子耐心地解答:“观画者见青烟白道而思行,见山川落照而思望,见幽人山客而思居,见岩壑泉石而思游。此画外妙义。又曰:远山无皴,远水无波,远人无目。非无也,如无尔。
  再曰:山欲高,尽出之则不高,烟霞锁其腰,则高矣。水欲远,尽出之则不远,掩映断其脉,则远矣。
  道家修炼何尝不是如此?”
  燕玄龙点头道:“师父,画重意,道贵气。而我们道家尤贵骨气。
  什么是骨气?就是指抱有正确、坚定的信念,始终如一地勇敢地直面一切困难,压不扁,折不弯,碰上狂风巨浪,依然稳如泰山,顶得住,吓不倒,坚守终生的人。”
  元玄子的脸上绽开了满意的笑容,他说:“我们道家是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坚韧地守护着人的精神尊严,辛勤地开垦着人的精神家园,把人生从一切无法消除的痛苦和灾难中拯救出来,超越人生困境和世俗情欲,使人获得一种宁静的自由和圣洁的心境。
  一切伟大的信念从来不是私有财产,逃避自己的使命是一种罪孽,我们的使命就是把这种美好又伟大的信念传播出去,导入现实的生活,使人本身成为他自己的自由世界!”
  两位徒弟聆听教诲,如沐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