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日月流年转 > 出狱卖电脑

出狱卖电脑


  当时在监狱里,就有管教问我们有没有会音响的,我当初当过音响师,就和他说我会,他就带我去调音的地方,结果我看那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就说这也不行啊!早就应该换了,也不用特别好的专业调音台,买个小八路就行,他半信半疑的看着我再次确认道:“你真会啊?”
  我说我当然会了,我可是在工人体育馆和音响师学过的,他就半信半疑的买了一个,我开始调了起来,他就说他来开这第一下,我也就看着,结果他一按就有特别刺耳的声音。
  他就说这音响是坏了,我说没坏这是混音,他说有马蹄声,我说这很正常后面有声音,要是专业的调音台不止这一种声音,还有战鼓声,金锣声,呐喊声,叫号声和啼哭声······
  在监狱里还遇到过另一件事,就是使用选举权,竞选人大代表,当时竞选的是五个人,都是什么学员,可是他们也不说话,我们就只能乱在后面打钩,中午的时候还给我们加了一道菜。
  后来我们又被安排到车间去做牙签,做完牙签后还要挑牙签,用皮筋儿绑着拿出来,然后开始挑好的和坏的,还有些扎果盘里水果的,后面就有一些别的图案。
  其实就是拿牙签蘸进胶水里,然后再粘上那些星星什么的,很是好看,可是有时候也被散落在一地,我们也都蹲地下捡起来,再重新去挑装盒,还有一次性筷子什么的,也都这么做出来的。
  我有一个省报社的记者,我让他来看我,我带他看看毒牙签毒筷子的制作生产过程什么的,结果他就是不来,我出狱后问他为啥不来,他说不敢,这么胆小当什么省报社记者。
  而且在我入狱期间,我女儿的抚养权也被我前妻夺去,我怎么挽留都没有办法,都被法官驳回,孩子由我前妻抚养。
  05年我即将出狱,我就给我前妻打电话,让她给我准备一张手机卡,帮我把房间收拾出来,安上宽带。
  等到我再次出来的时候,我就回到当初的房子,可是等我推开门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白色电脑成堆,而且里面落满了灰尘,连下脚地方都没有。
  我就给我前妻打电话,问她这里怎么没收拾,没收拾让我去哪儿住啊?她就让我去她那儿,我们都离婚了,我怎么可能去她那儿,我只好挂断电话,自己收拾起来。
  里面的白色大脑袋电脑都是以前开中介,给那些小姑娘用的,但是有点太多了,而且放在这里几年都没用过,一定都放坏了。
  我就把它们一一擦出来,然后给长顺打电话,让他来这儿,帮我把电脑都修好。
  等电脑修好后,我就开始打广告卖电脑,当时电脑还没有特别普遍,所以也没那么便宜,我的电脑修好后也都是好使的电脑。。
  很快我的电脑一抢而空,我看快没有电脑了,就打算给自己留下一台电脑,结果却又有人打电话买电脑,我就又把电脑卖了,然后又上几台电脑。
  当时的电脑是五百块钱进的,我就卖他们七百,这样一个电脑,我还能挣两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