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网游之龙组垃圾佬 > 第241章:原来这是个塔防游戏

第241章:原来这是个塔防游戏

机制已经判明,接下来只要好好打……
  
  打个什么劲儿啊,他又不是输出,自己上阵去刷一只能混到59点经验,纯物理怪还好说,碰上灵体那时间就长了。
  
  直接去捡箭塔就好了,一只两只输出不够,攒多了那都是一片一片秒的,那经验效率可要高多了,而且怎么打起来也安逸,又不需要自己操作什么。
  
  反正塔防嘛,主要输出还是在塔,玩家本体充其量就是放个技能帮控一下。
  
  要换了西罗那样的输出还可以……
  
  算了吧,西罗现在根本懒得刷技能了,他现在正迈着欢快的小短腿在怡然自得地捡着箭塔,脸上表情高兴得就像个三岁的孩子。
  
  最给力的输出都在一门心思玩塔防,其他人认真也没有意义啊。
  
  反正有空的时候开个一日之寒往阵眼上轰一下就好,捡塔任务两不误。
  
  他们两个是热衷塔防,但其他人似乎对这个并没有兴趣,单身和晨曦还好,虽然大部分时间依然是自己动手,但掉在身边的箭塔还是会打一下,被侵蚀的小鹿被打翻了之后也不会直接死亡、同样可以点成箭塔,这些他们也是会去激活的。
  
  但暖洋洋却很直接得表示了自己的疑惑,随便捡了几个之后就开始问了,“西罗大叔,你刚才说凌天赚了,但我感觉这个没什么好玩的啊,总不可能这些宝宝可以带出去吧?”
  
  “你不懂,”西罗边捡边笑,“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我们宿舍联机玩守剑阁,好玩,你多玩玩就知道了。”
  
  暖洋洋也尝试了一下,但还是接受不能,“好无聊,就看着宝宝去a,感觉没什么意思的……”
  
  听得西罗直摇头,“暖妹子不识货啊,这么好玩的事情都不知道享受,那我给你几张符纸,你轰轰那些阵眼吧,顺便清清漏网之鱼嘛,欸你们要符不?我这儿还有。”
  
  说完,他是挨个送起了符,边送边捡塔。
  
  西罗所谓的几“张”,跟一般人的认知存在着一些偏差,他递给其他人多少墨斗不知道,但给他的直接上来就是1整组。
  
  墨斗其实并不需要这些东西,因为都是1级符纸,1阶技能本来就弱,还都是1级的,那伤害实在是不够看。
  
  但反正是免费了,拿就拿了嘛,反正他负重多,而且这就一个格子、又不占包。
  
  接过符纸的暖洋洋随手放了几个,倒是放得不亦乐乎,“哇,我也有输出了欸,这才好玩嘛,哎呀西罗大叔你不要在那里捡东西了,快来打啊。”
  
  看得西罗直摇头,“原来我年纪已经跟你们有代沟了啊。”
  
  墨斗会心一笑,代沟——形容的好。
  
  塔防这东西,“好玩”,确实好玩,但西罗所指的“好玩”跟字面的“好玩”估计是两码事。
  
  墨斗也经常去网吧,一坐就是一天——不光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哪怕到0局之后依然会去;以前读书的时候去网吧是因为电脑配置不行,后来再去,是因为0局训练局宿舍大神太多,那帮孙子抢网速直接黑进路由器抢,还有人直接用能力改换网线内部构造,关键上面还非常提倡这种行为,说尝试着去解决这些问题也是情报学的一部分,一开始的时候墨斗这样的菜鸟哪里玩的过。
  
  网吧嘛,大部分人都是奔着玩游戏去的、墨斗当然也是,但也有例外,墨斗以前大学宿舍舍友就有个学霸去网吧通宵还真是去翻论文的,翻累了玩游戏也是玩单机虐一把疯狂电脑。
  
  去过这么多回网吧,他见过的玩游戏玩得最嗨的……
  
  是一群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
  
  基本上,每隔几周的周末他们都会聚在一起,直接就是一大早通宵完场的时间过来抢位子,由住在附近的那位手上拿着8张身份证、一开就是一排,每回都把网管小哥吓得够呛,有的时候他还会找网吧里其他经常见面的人帮他证明;
  
  开完机子后人家也不玩,就一个机子一个机子下游戏,下好了之后点挂机锁屏,全部弄完之后……人家直接走人了。
  
  到中午1点多的时候,那个大叔会再度回来,一个机子一个机子检查,边检查边打电话,“机子开好了,赶紧过来。”
  
  然后坐在位子上玩手机。
  
  随后他的朋友陆陆续续赶到,先是一阵互损“你个傻逼又变秃了”、“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丑”,损完了坐下嘻嘻哈哈,全都是家长里短。
  
  等了一段时间,所有人到场,穿成什么样子的都有,有拖鞋地中海,有中山装老干部,也有西装领带的精英老板,甚至还有拎着菜篮子来的,每一个脸上都带着笑、
  
  笑完开始玩游戏……
  
  局域网联机,hong警。
  
  其他任何游戏都不碰,只玩hong警。
  
  二代hong警,即使以当时的眼光来看,那画面都是落后到不能在落后。
  
  而且玩的一个比一个菜,即使是墨斗这样不玩hong警的人都知道他们纯粹在胡乱出兵,打得毫无套路章法,回回都玩不一样的套路,而且是被虐的套路。
  
  但嗓门是真的大,有几位打赢了之后喊起来那声音,整条街都能听见。
  
  看他们激动成那个样子,有些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他么是“老玩童”,非常卖力得做起了推销,“你们知道有个游戏叫xx,特别好玩,比你们这个好玩多了,而且画面也好……”
  
  人家也就笑笑,“谢了小伙子”,其他的就什么也没说了。
  
  可能也是因为他们玩得确实太开心了吧,不断有人跟他们介绍新游戏,但他们却从未改变过,永远都是周末午后、永远都是8人连坐,永远都是局域网hong警。
  
  当然,也有不开心的时候。
  
  玩到得意处时,偶尔也会有电话进来,有些人是接都懒得接,直接摁掉,但有些电话是不得不接,但也都是一秒变脸、阴郁沉闷,拿手小心遮着话筒轻声细语,“我在开会呢、老大在骂人了,你听声音多大”,要么就是“你先把方案做出来,礼拜一给我”,更有甚者“今天的菜都不新鲜,我再找找”,接完,阴郁一扫而光,继续厮杀奋战。
  
  当时年轻,墨斗也觉得奇怪,现在过了这么多年,他倒是也明白了那群大叔,明白之余,也有些畅玩,等自己到了那个年纪,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同样会时不时和自己一起来网吧联机的人。
  
  有些老玩家总是喜欢抱怨说新游戏越做越无聊、玩起来没有味道了,有些新玩家总是批评他们吹毛求疵,其实两边都没有错。
  
  社会在进步,各行各行都在发展,游戏也不外如是,若真要去深究,新游戏确实要比老游戏用心,但玩起来却也的确不如以前的游戏更好了。
  
  其实,游戏并没有变,
  
  变的,只是一起玩游戏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