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曹昂传 > 第十四章 破孙将王越逞威

第十四章 破孙将王越逞威


  那小将高呼表哥助我!李安一听顿时乐了,原来是表弟童飞。
  童飞是童渊独子自幼天赋过人却很是贪玩,论武艺比自己只强不弱。
  两家乃是亲上亲,因为李彦和童渊都是玉真人义子且是师兄弟,二人出师后娶了堂阳颜家女儿,李安母亲叫颜云,童飞母亲叫颜雨是亲姐俩。
  李安座下龙骧一个纵跃就奔向童飞,那六将见李安气势非凡恐怕也不是易与之辈打马便退想要与孙河汇合。
  李安和童飞一刀一枪合成阵势正要包夹六人,不想却被王越催马超过二人,王越这匹赛山红也有讲究是当年匹马入贺兰山杀羌帅所得马匹的后代也是良驹。
  王越杀法与普通战将有所不同,居然用剑架开几人兵刃,几人还没来的及考虑这厮为何如此力大却见王越一剑击出顿斩宋谦及其马首!
  韩当此时最为冷静知道硬拼恐非此人对手更别说后面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家伙随即怒喝道:“诸位先走我来战他!”
  王越面无表情大剑直劈韩当,那四将程普和韩当最为亲密便留下和韩当共同抵挡王越,韩当刀杆横拦王越大剑只觉得双臂传来一股大力刀杆顿时成为两截,剑尖直刺韩当嗓子眼儿,多亏程普铁脊蛇矛点到击退王越剑尖。
  二将相视一眼打马就逃,那小将都已经厉害的过分怎么来个使大剑的更加过分!
  孙河见诸将被追便加快带着手下往前冲,此时见王越追杀程普韩当二将便喊话二人:“两位将军速退且看我来战他!”
  程普韩当二人立即大喊道:“孙将军速退!”
  这孙河也懵了,自己身后还有百骑骑兵为何这二将还叫自己退?这二将从孙坚时代就为孙氏效力绝非贪生怕死之辈怎么就怕了?
  孙河在想事情王越可没想,大剑所到之处风声凌厉,孙河从小就和孙策一起学习枪法虽然不如孙策天赋过人但是放在诸将当中也是中等偏上。
  孙河一枪直取王越喉咙想利用距离发挥长枪威力,没想到王越不退反进左手空手入白刃直接拿住孙河枪头,右手向前一探剑用棒打之法抽在孙河背上将其击落马下。
  孙河亲兵发了疯一样冲上去想抢回孙河,却被王越一剑一个连杀数人。
  韩当程普想去救援但是李安和童飞也到了,无奈之下只好打马后撤。
  孙河落马头晕目眩被骑卒所擒,王越还想追杀被李安以敌情不明所劝阻。
  不多时太史慈拿着孙策兜鏊而归,见童飞和李安等人在一起觉得疑惑但是也放下心来。
  “子义兄这位是我表兄李安,这位是虎贲剑师王越!”童飞给太史慈介绍二人。
  诸人见礼后李安说明来意,太史慈摇头道:“慈愧对曹公子厚爱,如今主公尸身落在豫章孙策手中,不夺回主公尸身有何面目离开扬州!”
  “据说孙策孙伯符也是少年英雄如今他族弟孙河被剑师擒获,咱们用孙河换刘繇尸身的话孙策绝无理由拒绝!”童飞提出的建议让众人眼前一亮。
  于是太史慈写信派人给孙策提出交换,二人单人独骑只带一马车和车夫交换所需。
  太史慈的马车夫是王越扮的,孙策的马车夫是黄盖扮的,二人交换所需后都言而有信没有为难对方。
  黄盖认出王越后却是惊出一身冷汗生怕王越暴起发难伤到孙策,王越也确实有这个想法,只不过曹昂嘱咐接回太史慈就是首功一件万不可节外生枝。
  太史慈走后黄盖才放下心来对着孙策道:“主公,方才那车夫就是斩宋谦将军擒孙河将军的人!”
  “那人身上的剑意让我想到一个人!”想到这孙策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反而觉得孙河能捡回一条命实属侥幸。
  太史慈收回刘繇尸身便挑了个风水不错的地方装棺立碑葬了,葬完刘繇守了三天坟便随李安回许都见曹昂。
  童飞来扬州就是游历来的遇到太史慈觉得对心情便留下帮助太史慈一些日子,如今太史慈去许都童飞也打算继续南下游历,李安和童飞说了九龙天命之事而童飞也知道此事,不过童飞还想游历天下便婉拒李安继续游历。
  李安对这个表弟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由他去了。
  太史慈到许都时刚刚过完年,来到司空府后曹昂并不打算推荐太史慈而是留在麾下听用。
  因为太史慈在刘繇手下只不过是前军司马和黄忠的中郎将远不是一个级别,如果留曹操这里和跟自己走都是校尉的话还不如和自己走。
  司空府大厅,曹昂见了曹操便说出想要留太史慈为本部校尉,曹操也暗中打探太史慈为人得知此人是个义士便同意太史慈给曹昂做本部校尉。
  而曹操对王越的态度颇有些鄙视哪怕王越此次斩宋谦擒孙河。
  “子修,王越乃江湖豪侠为人热衷于官场,这种人本领超群但是恐有反复,尤其是北面还有个比我们更强大的袁绍!此人是柄双刃剑你要好自为之!”曹操能说出这种话基本就是交底了,虽然没说给什么官职但是意思就是不超过校尉。
  “孩儿谢过父亲!”曹昂现在才发现曹操看人很准,只不过自己来自后世看的更准,但是橘生淮北为枳换了背景环境所有人还能一样吗?
  拜别父母双亲带上妻子和众将前往南阳,曹昂觉得授王越校尉确实低了点,因为太史慈是校尉而王越绕了一大圈也是校尉,于是曹昂拜王越为师,这样一来王越在军中的地位就不仅仅是校尉了,还多个主将师父的名头。
  曹昂一路上和王越学习剑术没想到进境极快,王越大剑重十六斤讲究以力行气和长柄武器角力也不吃亏,一路和李安太史慈切磋所有人都觉得有所提升,所以众人对王越日渐尊崇。
  到了南阳刘馥当即为曹昂引荐二人,这二人就是半路改道投奔曹昂的法正孟达。
  曹昂单独留下法正考校道:“先生我有一问还请先生解惑!”
  法正连忙摆手道:“先生之名愧不敢当,不知将军有何疑问?”
  “袁贼去年虽然丢了豫州西南部但是最后还是联合吕布算计了我军,不知今年又该如何讨伐袁贼?”这个问题正是曹操所问,如今却被曹昂用来考校法正。。
  “袁贼所占江淮之地兵精粮足恐难短时攻下,本来分化袁术拉拢周边诸侯对其持续增加压力就是攻心上策,只不过吕布这一环节出错才有今天之局面,袁术吕布各怀鬼胎就算以利诱而联盟也是无法长久之事。”法正侃侃而谈显然对此做过功课。
  见曹昂不语法正继续道:“孙氏南下江东裂土之势已成只不过一时半会还不是袁术对手。无论是吕布反目还是孙策另立山头都需要时间,现在该做的就是保持对袁术的压力以待时变,时机一到灭袁术将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