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书写诸天 > 第九十六章 黑衣少年

第九十六章 黑衣少年


  作为远古八族之一古族在中州地域的根据地,古圣城虽然是东域诸多势力向往的圣地,但也是古族大本营古界的入口所在,因此,一般情况下,外人禁止入内。
  事实上,除非有着古族的邀请贴,否则,哪怕你是斗尊巅峰的强者,在诸多古族强者镇守且拥有斗帝之力守护的情况下,也无法强闯入内。
  当然,以古族那种“哥虽不在江湖,江湖却尽是哥之传说”的震慑力,这么多年来,倒也没什么不长眼的家伙前来挑衅,就算有,估计也已经成为历史了。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的古圣城,却是显得热闹非凡,不仅城外各处聚集了来自中州各域的诸多势力,就连城中,也是出现了古族族长古元以及一众高层的身影。
  让这一切发生的源头,自然便是两个多月前口出狂言要登临古族处理恩怨的丹圣太白。
  说起丹圣这位近一年来在大陆上突然横空出世且名震大陆的传奇人物,那可谓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就连此时聚集在古圣城之外的诸多势力,也是在谈论着有关丹圣的传闻以及对此次事件的猜测。
  “李长老,距三月之期还有十日,你说丹圣和那古族叫板,结果将会如何?”立于人群之中,一位紫袍年轻人碰了碰身边的灰袍老者,轻声问道。
  闻言,目光一直放在城门口处那近百名身穿黑色甲胄、气息强悍的持枪身影之上,神色莫名地李长老,微微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丹圣还是太年轻气盛了,单凭他个人的实力就想和古族这种远古势力叫板,估计也只会陨落在此地了。”
  “不可能,丹圣不仅炼药术冠绝大陆,一身实力也绝对在圣级之上,怎么会轻易地就陨落呢?!”那年轻人似乎很是崇拜丹圣,对于李长老的说法,语气中尽显不敢置信,一时间,周围的人群尽皆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安静!”
  见此,李长老无奈一笑,缓缓吐出地两字似乎带着神奇的平复之力,那年轻人竟是真的安静了下来。
  随后,在年轻人略带茫然的目光中,李长老微微一叹,开口道:“丹圣虽炼药术超绝,但于古族而言,炼药师也不是多尊崇的职业,并非是不可或缺的。”
  “再说,一年多以前古族就不余遗力地发布了悬赏令,可见丹圣与古族之间的恩怨绝对不是小打小闹,就算前段时间悬赏令撤去,也不过是因为丹圣立下了三月之期,古族不想浪费资源而已。”
  “至于说丹圣斗圣级别的实力,孩子,你觉得像古族这种自远古传承至今的势力,会缺少斗圣强者的存在吗?!”
  听完李长老一席话,良久,眼神中逐渐恢复神采的年轻人,低声自语道:“难道,丹圣的传奇,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吗?!”
  声音虽小,但以李长老的实力,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他却是未再开口。
  在李长老看来,除非丹圣自己打脸,不顾流言蜚语地继续隐藏下去,否则,就像他之前所说一样,这场丹圣和古族的较量,终将以丹圣的陨落落幕。
  不过,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吗?
  若是让在场众人以此来进行投票的话,估计选择可能的人会占大多数。
  这倒不是他们认为丹圣是胆小鬼,而是他们希望如此,希望丹圣的传奇能够继续下去,就像刚刚的那位年轻人一样,他们都是被丹圣的传奇事迹所折服的人,或者说,他们都是丹圣的脑残粉丝。
  至于那些认为不可能的存在,大多数都是一些能够理性思考的人,他们能够客观地看待问题,就算他们之中亦有着丹圣粉丝的存在,也是那种希望自己所崇拜对象能够勇往直前、说到做到的粉丝。
  当然,不管是哪一种投票结果,也不过是猜测罢了,事实,总是以眼见为准则,猜测也终究只是猜测而已。
  不过,就在古圣城周遭人群对于丹圣如那李长老和紫袍年轻人般猜测讨论之际,有些眼尖的人却是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突然间开启了新的话题。
  “那人是谁,怎么直愣愣地就往城门口去了?!”
  “不知道啊,不过看其一脸淡然的模样,莫非有着古族的邀请贴?”
  “哈哈,你开玩笑吧,那人看年龄不过二十岁左右,要是他能收到古族的邀请贴,我还不得古族族长亲自出来迎接啊!”
  “这可说不准,须知人不可貌相,那人看似年轻,说不定还是一位超级强者呢!”
  ……
  正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当一处地方言论四起后,有人靠近且似乎要进入古圣城的消息,便是如同病毒繁殖一般在人群中极速传播开来,让无数道目光皆是聚焦在了那城门所在之地。
  说起来,这种情况倒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有好几波人员进入古圣城中,似乎都是收到了古族的邀请贴,至于具体所为何事,却不是他们这些非法聚集在古圣城周围的小势力能够知晓的。
  当然,那些进入古圣城之人不经意间所散发出的撼人心魄的气势,轻易地便让周围的人熄了编排人家的心思,只是今日这位,不说他那稚气未脱的外表,单是那副淡定的姿态,都让人忍不住地想吐槽几句。
  不过,在他们无数人的注视以及各种议论之下,那身穿黑衣的年轻少年,却是熟若无睹般,径直地走到了已经注意到他到来的一位古圣城城门守卫身前。
  那守卫一身青甲,身后披风招摇,约莫二十来岁,倒也是气质非凡,显然是这群黑甲守卫的统领。
  看着已经走到自己身前且神色淡然地黑衣少年,那统领倒也没有以貌取人,依旧例行公事地道:“请出示邀请贴。”
  闻言,那少年却是淡然一笑,缓缓道出了两字:“没有。”
  声音虽缓,却显得掷地有声,使得那内容如同一颗深水炸弹般在周遭人群中轰然爆响,经过片刻的沉寂之后,一阵阵类似“哈哈,我就说吧”、“这小子活腻歪了”这般的议论声,在人群中不断响起,愈演愈烈。
  与此同时,在少年话落之后表情瞬间凝固的那位青甲统领,听着周围那几近响彻天际地议论之声,脸色当下黑了起来,也不再多言,凌厉掌风直接对着眼前的少年拍了下去。
  看到这般情况,周遭人群不由在心中为那少年暗自默哀,没办法,万众瞩目下挑衅古族威严,也只能怪他自己自寻死路了。
  不过,每一件事情发生后总会有着数百万种结果,眼前的这一件就充满着戏剧性,结局自然也和人们所预料的相差甚远。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道道能量波澜自那少年和统领为中心四散开来的同时,一道身影如同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定睛望去,却是那位有着斗尊实力的青甲统领。
  至于那位看似弱不禁风的黑衣少年,却是依旧淡然地立在原地,那缓缓放下的右手没有半分伤势,仿佛被拍出去的不是一位斗尊强者,而是一只羸弱苍蝇。
  和周围那些只知道惊叹于少年实力的围观群众不同,那些手持长枪的黑甲守卫见自家统领被撂倒,当下身形闪动,里三层外三层地将那少年围了起来,也有聪明人,知道以他们的实力肯定拿不下眼前少年,便果断地进入了古圣城中,至于是逃跑还是去搬救兵那就不得而知了。
  尽管在重重包围之下,那黑衣少年却是依旧处之泰然,无视了周围的黑甲守卫,嘴角微微一勾,带着丝丝轻蔑。
  就在一众黑甲守卫以为他要攻击而周身气势爆发之时,一道看似寻常说话般、听之却震耳欲聋的声音,却是自那黑衣少年口中缓缓传出:
  “晚辈萧族萧炎,特持陀舍古帝玉前来拜访,不知古元族长,准许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