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这个剑神不太冷 > 第46章 一截枯枝的威力

第46章 一截枯枝的威力


  王展这一手剑法,施展得倒是颇为娴熟。
  这门剑法,名为白鹤剑法,施展起来就像是白鹤展翅,飘逸灵动。
  唰唰唰。
  三剑落下,青甲猥已是被王展直接斩杀。
  “王师兄果然厉害,白鹤剑法只怕已是小成了吧?”
  “王师兄真乃是剑道天才。”
  朱应和穆子辰,连忙开口恭维。
  王展也颇为傲然地昂着头,显然很是享受被恭维的感觉。
  他的目光,有些自得地扫过宫雨然和唐灵儿,随后看向叶玄,似笑非笑地说道:“姓叶的,你觉得我刚才的剑法怎么样?”
  叶玄本不屑于和王展斤斤计较,但是王展好像还很享受炫耀的感觉。
  “我觉得不怎么样!”叶玄淡漠说道。
  “哦?”王展闻言,眉头一挑,“不怎么样?那看来,你定然是在剑道方面,有更高的领悟咯?”
  王展显然不相信。
  一个东池镇来的乡下小子,低阶武徒,能够在剑道有什么领悟?
  他这么说,无疑就是讽刺叶玄。
  “哈哈,居然说王师兄的剑法不怎么样,你能够看出王师兄刚才施展的是什么剑法么?”朱应笑问道。
  “真是可笑,一个低阶武徒,嘲讽武者的剑法不怎么样……”穆子辰亦是摇头。
  唐灵儿同样皱起眉头:“叶玄,不要胡说。如果,你不想继续留在太苍山脉,我现在就送你走!”
  叶玄是唐灵儿叫来的,但现在却和她的朋友起了冲突。
  唐灵儿感觉到有些过意不去。
  “哈哈……”王展大笑道:“灵儿小姐,无需当真,让他跟我们一起吧。少了这个活宝,我们这一路上,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哈哈哈……”
  朱应和穆子辰,都是跟着大笑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
  “嗖嗖……”
  前方又传来窸窣的声音。
  几人目光扫视过去。
  竟然又是一只青甲猥。
  “真是巧了。又是青甲猥。”朱应似笑非笑道:“刚才,某人不是说王师兄的剑法不怎么样吗?不妨,给大伙亮一手如何?”
  “没错!”王展点头:“叶兄弟,你刚才指点江山的样子,可是一派高人风范,我也想要看看,叶兄弟的剑法,究竟有何独到之处!”
  叶玄嘴角微翘,看向王展:“你真的想看?”
  王展玩味似地点头。
  “好!那你们就看好了!”叶玄走出一步。
  “等等,叶兄弟,你好像没有剑,不妨用我的吧!”王展笑着将剑递了过来。
  “不需要!”叶玄拾起地上一根树枝。
  这根树枝,看上去有些干枯。
  似乎三岁小孩都能够轻易折断。
  叶玄,居然要拿这个做兵器?
  他是疯了么?
  王展、朱应几人,都是快要笑哭了。
  唐灵儿更是恨铁不成钢地摇头。
  她感觉自己脸丢大了。
  这次真是不该答应父亲。
  将这个愣头青外加自大狂带来……
  然而,就在此时。
  叶玄一步跨出,同时手中的那一截枯枝,突然破空飞出。
  “噗嗤!”
  血肉破碎的声音。
  那一截手指般粗细的枯枝,竟是直接洞穿青甲猥的脖颈。
  青甲猥身子翻了过来,露出白色的柔嫩腹部,在地上痛苦地抽搐几下……
  嗝屁了!
  这……
  这?
  这!
  王展、朱应、穆子辰傻了眼。
  唐灵儿和宫雨然,也是呆立当场。
  这是什么情况?
  一截枯枝,一招?
  叶玄将斩杀了青甲猥?
  有点不真实啊。
  “哼!”
  叶玄冷哼一声,冷冽的眸光从青甲猥身上收回,落在王展的身上。
  “看清楚了么?”
  “我说你的剑法不怎么样,你还觉得好笑么?”
  王展嘴角抽了抽。
  不好笑。
  一点都不好笑。
  他感觉脸像是被狠狠地抽了一下,肿的老高。
  “叶玄,到底是怎么回事?”唐灵儿忍不住开口问道。
  “青甲猥的软肋,在脑后两寸,找到弱点,就能够一击致命!”叶玄道。
  “原来如此……”唐灵儿恍然大悟。
  “你们快过来!”蹲在地上查看青甲猥的宫雨然朝着唐灵儿几人招手。
  几人走了过去。
  宫雨然已是将那根洞穿青甲猥的枯枝折断,一截在她的手里,另外一截还在青甲猥的体内。
  啪啪啪!
  宫雨然又将手里的枯枝折了几下。
  不到一尺长的枯枝,轻而易举地断成了数截。
  根本就是一根朽木。
  这样的朽木,莫说洞穿青甲猥,就是要插入地面,恐怕也不容易。
  然而,叶玄居然能够化腐朽为神奇?
  他是怎么做到的?
  几人试图在叶玄的身上找到答案。
  然而,刚才还站在那里的叶玄,已经不见了踪迹。
  “人呢?”唐灵儿诧异地看向周围。
  没有叶玄的踪迹。
  这个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唐灵儿有些愤怒,叶玄可是她带来太苍山脉的。
  不过……
  转念一想,就凭借那小子刚才露的那一手,在太苍山脉应该还是有自保之力吧?
  “这个家伙,倒还是有些本事,不过真是够臭屁哄哄的!”
  这时,王展几人,也在议论叶玄。
  一根枯枝,洞穿青甲猥。
  叶玄这一手,着实让他们有些震惊。
  不过很快,他们便是有了另外的看法。
  “我以前看到过一个暗器大师,非常擅长使用飞刀、袖里箭这些暗器,威力非常惊人。我看,那个叶玄,多半是专门练了这一手。”朱应思索道。
  “很有可能就是这样。而且,他正好知道青甲猥的弱点所在。”
  “这个家伙,也不知在哪里学了这一招,现在就拿出来显摆。”
  “多半如此。要不然……他怎么现在不见了?应该是怕被我们拆穿吧?”
  王展几人纷纷推测道。
  唐灵儿却是微微皱眉,她仔细回想叶玄的言行。
  似乎,从一开始认识叶玄起,叶玄就一直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这次前来太苍山脉,他也没有刻意地想要显露什么。
  相反,倒是王展、朱应几人,一直都看不起他。
  “这个家伙,到底有什么依仗?”。
  “他究竟是故弄玄虚,还是真的有不为人知的过人之处?”
  唐灵儿实在不明白,只能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