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天武剑界 > 第0100章 敌手众多

第0100章 敌手众多


  “没想到自己也这么冲动了,刚认识没几天就结拜为异姓兄弟了,太疯狂了!”梁武这样想着,不过他也没有后悔,也相信自己没有看走眼。
  至于以后走到什么地步就看以后了,起码现在彼此都是值得信赖的。
  两人没有杀鸡取血,喝鸡血,点香火,祭拜天地。只是发自内心的敬苍天,拜大地,就此结为异姓兄弟。
  这意义极大的结拜仪式过后,司辰海他们就离开了这里,去处理其他事了。
  毕竟作为一商会的会长,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的,更不用说现在这紧张的时刻了。
  梁武没有再继续修炼,收拾收拾就前往炼丹房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帮助他们炼制丹药,他也不会去敷衍,而是全力以赴。
  而此时的紫云商会会议厅里,上面坐着他们的会长,两边分别坐着他们的炼丹师和执事长老。
  看着人数不少啊,不愧是远华城的第一商会。
  “流云商会那边怎么样了,听说他们和一帮炼丹学徒重新签订了契约,准备放手一搏了!”紫云商会的会长田会长说到。
  “是的,他们现在已经招揽不到高级的炼丹师,只能是垂死挣扎而已!”负责此事的长老回答到。
  “这让本会长有点担心啊,徐大师你说说看,他们那里的炼丹学徒有没有可造之材?”
  “会长你太高估他们了,本人在那里待了这么多年,稍有天赋的都被我们,或者其他商会给挖走了,剩下的那些翻不起什么风浪。”徐大师很肯定的说到,似乎对于流云商会很不屑。
  “是啊,会长,他们的首席炼丹师都被我们挖走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是不是啊徐大师。”
  “哈哈哈!”
  其他的人都大笑了起来,仿佛他们已经胜券在握了。
  “还是要小心一点,让我们的人多注意一点,有什么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田会长不知道是出于直觉还是什么,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会长您放心,不管他们搞什么动作,接下来就是他们挣扎的开始,因为我们的一系列动作已经启动,一定可以最快的将他们打倒。”
  “虽然我对于我们的计划有信心,但还是不可大意,这次的对手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司家的人杰!”
  “会长您真的是多虑了,他要是司家的俊杰就不会被发落到这里了,我们不用担心,就像上一任那个草包一样!”
  其他人也纷纷发表意见,不过都是高人一等的样子,自信又自大。
  田会长看着他们一个个的,也不好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想了想也想不出哪里不妥来。
  会议也在他们愉快的心情下散去。
  而城西的一处宅院里,坐着一位和司辰海三分相似的青年,旁边的是一个老者,下面站着的是他的手下护卫。
  每一个的气息都充满了血煞之气,修为都达到了剑宗境,而那老者更是恐怖,只是威势就将那些护卫压的抬不起头来。
  看样子是半步剑王境了,可想而知有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足以摧毁远华城。
  但他们都尽量隐藏自己的气息,让自己看起来很普通的样子。
  “冯老,你说我这十七弟搞了这么大的阵仗,他是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底牌吗?”坐着的青年开口说到。
  这青年是司辰龙,同样是司家的弟子,排行第十,所以有十公子之称。
  “十公子是多虑了吧,十七少爷那里也就姓李那个管家厉害点,其他人都不堪一击。”
  “不,你可不要小瞧了十七弟,他的城府可是很深的,在外结交的奇人异仕不少,说不得就隐藏在其中呢!”
  “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对上我们这些真正的战士,再多也没用。再说有十公子在,对付他们还不是简单的事情!”
  “说得也是,要不是有族规在,以我们的力量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十公子说的是,在下一定会全力辅佐的。”
  “你的实力本公子自然是相信的,对了,和十七弟结拜的那个小子查到是谁了没有?”
  “这个没有查到,只知道他是十七少爷半路救回来的,来历是一片空白,估计不是什么大家族弟子。”
  “呵呵,我这十七弟也越来越堕落了,什么样的人都去结拜,真是丢尽了司家的脸!”显然司辰龙对于这样的结拜是看不起的,认为是降低了他们的身份!
  “找个机会将他解决了,解决之前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攀附我们司家的!”
  “是!十公子。”
  冯老他们都很镇定的站在那里,仿佛对于这样的事情早已见怪不怪了,他们主子的狠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怪只能怪梁武和司辰海结拜。
  “好了,你们也盯着点其他商会,要是他们对付不了十七弟,我们也能及时出手。”
  “是!”
  梁武他还不知道此时他已经被人盯上,而且他来到东域的一切信息也被别人掌握了,想想就觉得恐怖。
  这样私密的信息不是一般人能够知道的,显然他们的身边有敌人的探子,藏的很深,将他们的信息都出卖了。
  而他已经在丹房里开始炼丹了,他自己一个独立的炼丹房,想要炼制什么丹药都不用排队等候。
  不炼丹的时候也会观看那些学徒的炼丹,有炼错或者不明白的他也会去指点一二。
  慢慢的他在学徒的心里地位越来越高,都以他为中心了,那几个老丹师没有羡慕,只是感慨年轻真好。
  “梁武少爷,我炼制剑气丹的时候,为什么总是在最后关头失败了呢!”一个炼丹学徒带着他的疑惑前来请教。
  “这样吧,你现在炼制一炉给我看一看,我要看过之后才能给你答复。”
  那个炼丹学徒也怯场,在众人的围观下来到炼丹房,当场就开始炼制起来。
  果然,在最后凝丹的时候,炸炉了。
  “你这手法已经很熟练了,但是对于药材的掌握还是差了一点,药材年份的不同,炼制的时间也会不同,火力的大小也有讲究。。
  这批药材里,你将最后一味药延迟两个呼吸再投放试试。”
  梁武从他炼制的过程中给出了他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