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都市之史上最强帝师 > 第101章 完全吊打,对方服了!

第101章 完全吊打,对方服了!


  秦沐晨不喜欢装逼。
  因为他觉得,一味的装逼会显得很没素质,太LOW。
  但有些时候,机会来了,你不装又太过矫情,况且在这种场合下,不装不行啊,毕竟关系到学院的未来。
  大厅里有些安静。
  众人面面相觑,有些被秦沐晨给震住了。
  “啪!啪!啪!”
  张部长最先鼓起了掌,赞叹道,“好诗,好诗啊,以物讽人,字字如真,小兄弟这首诗是你写的吗?”
  秦沐晨脸不红心不跳:“是我,随感而发而已。”
  除了云若水,其他人脸色有些难看。
  因为就在刚才,秦沐晨还作了一首垃圾‘淫’诗,让众人误以为这货正是在说大话,没想到竟有真实材料。
  不过后面秦沐晨的狂妄之言,就让众人有些不爽了。
  吊打我们?
  不给我们开口吟诗的机会?
  小子,虽说你那首诗不错,但也没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吧,说这样的大话不怕遭雷劈吗?
  张部长笑容浓郁:“没想到小兄弟有如此诗才,不知怎么称呼。”
  “我是黄牛学院的一名老师,叫秦沐晨。”
  秦沐晨淡淡道。
  张部长眉头一挑,看向云若水,笑道:“看来云院长也是有备而来啊,学院里藏了这么一位有才华的老师。”
  云若水回应了一个微笑,但心情却颇为复杂。
  她是真没想到秦沐晨还能作诗。
  这家伙隐藏的可真够深的,不过水平估计也就那样了,不可能与南绅先生这样的真正文化人相比。
  张部长笑着问道:“其他人还有什么诗词吗?”
  众人沉默不言。
  这个题目有点偏,一时半会儿肯定是难以想出比秦沐晨更好的诗。
  张部长淡淡道:“这第一题,黄牛学院的秦老师赢了,按照老规矩,五分之一的资源就给黄牛学院了。”
  其他人嘴角抽搐了几下,也没说什么。
  毕竟只是五分之一而已,他们还有机会。
  “南绅先生,接下里靠你了。”刘主任低声对旁边的南绅说道。
  南绅先生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子,望着秦沐晨的目光充满了藐视:“放心吧,老夫定会给这小子好好上一课!”
  此刻其他人也打起了精神,打算争夺剩下的资源。
  张部长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氛围,抿了几口茶,笑道:“第二题,就来个简单的,以‘天上明月’为题吧。”
  明月?
  众人一听,皆松了口气。
  这个题目比较简单,况且很多人来的时候,早就准备了关于明月的好诗词。
  然而!
  就在南绅先生自信满满,准备开口时,秦沐晨缓缓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一首李白的《月下独酌》就这么念完了。
  刚刚恢复热闹气氛的大厅,再次陷入了死寂之中!
  南绅先生也懵了,脸上笑容僵硬。
  众人愣愣的望着敲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坐在椅子上的秦沐晨,不知为什么,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压迫感。
  压迫的他们难以呼吸。
  但,
  这还没完呢!
  秦沐晨继续吟道:“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有一首经典的《春江花月夜》飚了出来。
  最后,
  秦沐晨直接丢出了终极核弹:“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大厅里,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没有。
  所有人张大了嘴巴,无比震撼的望着一脸惬意的秦沐晨,膝盖微微颤抖。
  如果不是坐在椅子上,恐怕早就跪下了。
  什么情况?
  谁能告诉我们,这是什么情况!!!
  哪里来的妖孽啊!
  这么凶残?
  尤其是南绅先生,此刻更是双腿发颤,脸上的汗珠如雨滴般唰唰而下,脸色白的吓人。
  他自负才华八斗,吟诗作对水平一流。
  然而,如果对比秦沐晨所作的这三首诗,完全就是小孩子似的,没法比啊,幸亏刚才没开口啊,不然丢死人了!
  “张部长,你就随便挑一首吧。”秦沐晨淡淡道。
  张部长咽了口唾沫,想要端起桌上的茶杯压压惊,但手哆嗦的厉害。
  说真的,他酷爱古诗词,也见识了不少惊艳之作,然而却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震撼过,有了种做梦的感觉。
  真的太残暴了!!
  你这几首诗词一出,还让其他人怎么接啊。
  “这……这……这几首诗词真的是你作的吗?”张部长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其他人也盯着秦沐晨。
  有些怀疑。
  秦沐晨笑容淡然:“当然是我作的,张部长难道在别的地方听过吗?”
  张部长苦笑着摇头。
  他当然没有听过,如果听过才是见鬼了呢。
  张部长轻叹一声:“长见识了啊,我张某能有幸听到如此神作,这辈子也真的是活够了,甚至有些太奢侈了。”
  “其他人还有比我更好的佳作吗?拿出来欣赏一下呗。”秦沐晨扬声说道。
  众人面庞发红,默不作声。
  他们虽然早有准备,但那些诗词怎么能比得上秦沐晨这样的神作,拿出来完全是自取其辱!
  “张部长,看来我又为黄牛学院争取了五分之一的资源,继续下一题吧。”
  秦沐晨摆手说道。
  张部长无奈苦笑道:“秦老师,说句实话,接下来的题已经不用比了,就凭您刚才这几首诗,完全可以把剩下的资源全部拿去。”
  秦沐晨一听,有些不乐意了:“张部长,我是一个讲原则的人,你还是出题吧,不然其他人不服。”
  不服?
  听到秦沐晨调侃的话语,众人差点骂娘。
  我们敢不服吗?
  你上来就是这样的大招,这谁能顶得住啊!
  “要不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我再随便作几首诗词,张部长如果觉得可以,那剩下的资源我就拿走了。”
  秦沐晨提议道。
  不等张部长开口,他便开始吟诗:
  “曾经沧海难为水,却除巫山不是云……”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
  秦沐晨一口气念了十多首诗词,每一首都是绝对的佳作,各种类型都有,风格迥然不同,首首震撼。
  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已经处于麻木的状态。
  哥,
  请您马上回到外星球去行吗?
  这个世界已经容不下你了!
  不过秦沐晨越是这么疯狂,他们反而更觉得这些诗词不是他写的,真的太夸张了。
  但也没有人能证明,这些诗词不是他写的。
  “扑通!”
  南绅先生不小心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几次想要坐上去,但两腿发软的厉害,最终却直接坐在了地板上。
  “服了!老朽服了!”。
  南绅先生声音沙哑道,“秦先生吊打的不仅仅是我们,而是整个大华文坛啊!!”
  这话虽有些夸张和中二,但却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