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主神竞争者 > 第32章大儒刘歆

第32章大儒刘歆


  气运化砚,镇压自身!
  刘秀惊讶着。
  这时,三楼走下一个老者,身穿儒袍,身材高大,下巴是美须,走下了楼梯,到了二层。站立在那里,鹤立鸡群,似乎是焦点所在。
  年纪大了,可一点都不老,显得气宇轩昂。
  催动天子望气术,刘秀感觉道老者身后,白光升腾而起,带着无量的气势,镇压着鬼魅,镇压邪祟,镇压着国运。
  大儒刘歆!
  国有大儒,妖孽不生。
  文士有文气,文气是文人一脉特有的神通。起于秀才,进于举人、进士、大儒,最后立德、立功、立言,成就三不朽。
  立德、立功、立言,只要完成一项,持之可封神。
  三不朽皆是成就,为圣人,为文圣!
  文圣,六品位格,等同于天仙、古神。即便天庭中,也是上层人物。
  大儒,身有磅礴文气,纵然不及文圣,可也是鬼神皆避,妖邪躲避,免疫道法。
  大儒刘歆环视四周,四周的读书人皆是恭敬道:“拜见先生!”
  “免礼!”刘歆点头回应道。
  这批学子,最大的不超过三十岁,最小的不低于十五岁,皆是一个个天骄。而在一个角落当中,有一个少年,身高一米八,外貌英俊,五官和谐,英气勃发,乃是绝代美男。
  是他,刘秀!
  忽然,刘歆识海中传来主神任务。
  【任务开启!】
  【主神任务:寻找潜龙】
  【任务详情:初九曰:‘潜龙勿用。’何谓也?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
  【奖励未知】
  【惩罚未知】
  刘歆神色不变,迈步到了主位上,眼角余光,看向了刘秀。
  此人神采飞扬,气运出众,倒是一代英杰。
  若是在太平盛世,可为一方太守!
  只可惜,乱世要来了!
  奴仆上前忙碌,端着菜肴,在桌案上摆放,刘歆道:“刘秀何在?”
  “刘秀在!”刘秀立即起身站起,对着刘歆一拜道。
  “我初入南阳,听闻你少有大志,喜好读书?”
  “正是!”刘秀朗声道。
  “读书好,读书可知天道变化,人势沉浮,万物变迁……吾辈读书人,读书不是为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是为了三不朽!”
  刘歆道,看似贬低,实则夸赞,
  “后进受教!”刘秀顺着道。
  “看你面容依稀相识,和吾族弟刘钦相似,你二人可有关系?”
  “正是亡父!”
  “十多年前,你父为济阳县令,我二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没有料到一别后竟成永隔!”刘歆说道,可心中却冰冷至极。刘钦是谁,他不知道,不过不介意说谎,借着故人拉关系。
  “南阳群英济济,这位可是邓家麒麟子,邓晨!”刘歆掌握火候极妙,过犹不及很快便转换了对象。
  “不敢当先生夸赞!”邓晨站起身来下拜,“不说邓家有神童邓禹,年纪仅九岁,就有宰相之资,就是在座远甚晨!”
  “这位,可是李家真龙李佚!”刘歆又是看向了一个少年。
  少年道:“佚才学浅薄,不敢当先生言!”
  刘歆又是询问着,一个个少年纷纷回应着,回应妥当,南阳群英尽数汇聚在此处。
  “今日吾讲述,《天经•三清篇》,至于有多少体悟,尽数看各位造化了!”刘歆悠然道:“原夫浑沦之未判,神灵之未植,而为冥妙之本者,道也。大道,莫穷其根本,莫测其津涯,而有大圣人禀之而于其间。故谓之无始,即太上也。太上生乎无始,起手无因,为万道之先,元炁之祖也。无光无象,无色无声,无宗无绪,无师无上,幽幽冥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弥纶无外,故称大道……”
  字字珠玑,玄妙绝伦,在场众人听得如痴如醉。
  到最后,宾主尽欢,各自离去。
  车辚辚,坐上了马车,刘歆离去。
  到了一个院落,居住了下来。
  “我要你查的东西如何?”刘歆问道:“可找到神龙之珠?”
  “接到先生命令后,立即遍访南阳英才,查探不断,结果李佚有可能,邓禹有可能,刘玄有可能,不过最大的可能是刘演……此为一代豪杰,凝聚天地气运,方为潜龙!”
  “刘演,倒是有可能!”刘歆道,“昔年,高祖只是一介亭长,游手好闲,厮混乡间,不学无术,谁能料到有朝一日称孤道寡,开辟帝业四百年!如今看似不可能,未来谁能预料真伪!”
  “先生如此看好刘演?”
  “潜龙勿用,潜龙又岂能看出,能看出又岂会是潜龙。潜龙要是能看出,早被扼杀。潜龙,贵在一个潜,未发迹前泯然众人矣,只是水蛇,泥鳅。可风云变化之间,趁势而起,一发不可收拾!”
  说道此处,他不由的顿了顿,率先想到了刘秀。
  他施展望气之术,并未看出端倪来,刘秀气运寻常,中等资质。
  潜龙蛰伏未起,却有着辅星相伴,或为部下,或为好友,一朝龙蛇起陆,天地变化,根基自成,立成气候。此刻,刘演身边,倒是人才汇聚,有潜龙之势。至于刘秀,孤家寡人一个,沉默寡言,不喜结交豪杰。
  “只是牢记一点,吾只站在胜利者背后!”刘歆道。
  …………
  半月后,刘秀端坐于高楼,旁边还有十几个学子正襟危坐一丝不苟,等待放榜单。
  就在十天前,参加了举人考试,今日是放榜之日。
  “时辰已到,为何还没动静?”一位学子相貌清秀,目光深邃,只是话语带着忐忑。
  “勿急,在座诸位皆具高才,必是名列前茅。”另一个学子劝慰道。
  “稍安勿躁,等候吧。”在座诸位无继续谈话的兴趣,静静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