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我想惹谁就惹谁 > 第0069章,你插手会后悔的!

第0069章,你插手会后悔的!


  “姐……”
  少年惊愕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他之前勇敢站出来,并不是不惧对方,而是只能如此。
  而眼下,
  陈南天面对这群凶残之辈,竟敢这般嚣张,着实惊人眼球。
  “他是我朋友……”
  姜紫月安抚着,
  “别担心,他有大本领的。”
  尽管不太熟悉陈南天,可是,在姜紫月的心中,陈南天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你……”
  老半天过后,
  黑衣大汉方才缓过神来,脸上浮现出浓浓的狠戾之色,
  “在逗我玩吗!”
  这种话,只有他对别人说的份,
  还从没有过人,敢这样对他说!
  “我这个人素来不喜欢开玩笑。”
  陈南天优雅开口,
  那张脸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越发冷艳。
  姜紫月的灾难,
  因自己而起。
  他们凌辱姜紫月,欺辱姜家,便是在打他陈南天的脸。
  这焉能忍受?
  “那好啊!”
  黑衣大汉不屑冷笑一声,
  “我的手臂就在这里,你有胆过来拿吗……”
  只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看见两道黑光闪烁。
  “噗呲!”
  殷红的鲜血飙射!
  两只手臂齐齐断落!
  那一刻,时间仿佛是定格了一般。
  黑衣大汉的瞳孔呈现出死灰色。
  良久,一抹痛苦的色彩方才涌现。
  “啊!!!”
  凄厉的惨叫声回荡于天际!
  黑衣大汉跪倒在场。
  他痛苦且恐惧。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到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细节!
  “老大!”
  身后几名小弟连忙上前。
  “给我弄死他!”
  黑衣大汉嘶吼道。
  “你们也想死吗?”
  陈南天一脸云淡风轻,找不到半点儿的慌乱。
  这成功将几人给震慑住了。
  他们老大是被陈南天给废的。
  至于究竟是怎么被废的,他们可是一概不清。
  不过,可以证明的是,陈南天并不简单!
  “杀了他!还犹豫什么!”
  命令声再度响起。
  几人犹豫不决。
  陈南天眼中闪过一道冷色,
  “也好,那我就送你们上路吧。”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玩味轻佻的声音响起,
  “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如果你做了的话,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只见黑暗处,一名青年徐徐走来。
  他的脸上,始终都是挂着一抹轻佻之色,似乎并没有将陈南天给放在眼中。
  “公子!”
  看见他,
  黑衣大汉满脸欣喜。
  “你是他们的头头?”
  陈南天慢条斯理地问道。
  “不错。”
  男子颔首,
  “你可以称呼我为徐东河公子。”
  徐东河在这一带,名气颇深。
  但凡在道上混的,皆是听说过他的大名。
  这可是七进警局,都安然无恙出来的狠人!
  其手底下更是养着上百号弟兄!
  掌管好几十家娱乐场所,每月的流水可是高达千万!
  姜家所居住的这一带,只不过是江南市偏僻的一角。
  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是普通家庭,一个月的总收入,也才不过七八千块钱。
  在他们的眼中,如徐东河这种开着奔驰宝马的角色,着实称得上是厉害了。
  隐匿在阴暗处的众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东河公子!”
  “这是我姜茗茗一飞冲天的机会!”
  黑暗处的女子,喃喃自语。
  她犹豫许久,最终选择站了出来,
  “我姜家的私人恩怨,用得着你一个外人来插手吗!”
  姜茗茗冷声训斥陈南天,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去。
  “你又是谁?”
  陈南天眼睛一眯。
  “姜茗茗。”
  后者自报家门,
  “姜紫月是我的堂姐。”
  “既然是你的家事,那你为何躲在角落里面,只顾着瑟瑟发抖?”
  所有躲在角落里面的人,都逃不过陈南天的法眼。
  “这跟你有关系吗!”
  姜茗茗冷哼一声。
  随后,她的目光落在了姜紫月身上,怨声道,
  “堂姐!”
  “我不明白你现在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为姜家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活着还不如死了!”
  从个头利益角度出发,
  她姜茗茗自然是希望姜紫月早点去死。
  姜紫月一死,那么这场变故,也将得到结束。
  她姜茗茗一家,就能够安然无恙了。
  而眼下,
  姜紫月活着,只会让麻烦变得更加麻烦。
  万一牵连到了她姜茗茗一家可怎么办?
  “你应该非常明白,自己究竟是招惹了怎样的,大人物吧?”
  姜茗茗冷冷道。
  徐东河公子,也只是替人办事罢了。
  他背后的那个大佬,才是真正主角!
  “就算你今日,侥幸逃过一劫,又能怎样?”
  “我可是听说了你的遭遇。”
  “你也应该明白,只要那尊大人物,不想放过你,你不会有好日子过吧?”
  这番话字字珠玑,
  如子弹一般,没入了姜紫月的心脏。
  她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下去,嘴唇在不断颤抖。
  “东河公子,我这番话,说的有道理吧?”
  姜茗茗一脸妩媚地看着徐东河。
  她长相不错,身材也是一流。
  徐东河眼中闪过一道异色,他大笑三声后,连连鼓掌,
  “女人,你说的非常有道理,我表示非常欣赏你。”
  姜茗茗喜上眉梢。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成功了。
  徐东河公子将她给牢牢记住!
  这绝对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躲在角落里面,姜紫月的其他亲戚,也是心动不已。
  姜紫月一家遭殃,已成必然。
  那么,他们为何不趁此机会,抱上徐东河的大腿,让自己获益呢?
  “姜紫月这丫头也真是不懂事,害得自己家里人变成这样。”
  “我要是她的话,早就选择自我了断了。”
  “赔钱货,害人精,老姜一家可真是造孽。”
  低语声,如恶魔的吟唱。
  姜紫月紧咬着红唇,缓缓地低垂下了头。
  她是凡人,
  更是女子,
  面对那些言语,怎能做到无动于衷?
  而且,弟弟的受伤,显然是最好的证明。
  “你叫姜茗茗对吧?”
  陈南天忽然开口。
  “没错。”
  姜茗茗娇哼一声,有些不屑地看着陈南天。
  尽管陈南天长得很帅,但这可不是看脸的时代。
  她迷恋财权!
  “那好。”
  陈南天颔首,。
  “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此生都将仰望姜紫月!”
  “她将成为你这辈子高不可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