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邪修衍道修士以直飞出两百多米,方才堪堪勉强稳住身形,只是他现在可以说是狼狈无比,身上沾满了不知道是谁的血,稳住身形后,他感觉自己拿着剑的手臂好像要断了一样,疼得不行了。
  
      他手中那把长辈赐的神兵利刃也被劈出了一个指甲盖办的缺口,这么好的剑居然被砍了个缺口,邪修衍道修士简直心疼死了,可是还没等他心疼,玉灵儿就已经快速奔到他面前,又是一刀斩落。
  
      “傻缺,你以为你是谁啊?叫我自我了结?呵呵,垃圾。”玉灵儿手持斩邪朝那人连续的斩出,每次斩击都令天地震颤,恐怖的气浪更是直接将这附近周遭的邪修弟子震飞。
  
      纵观整个战场,其他的仙门弟子都在阵前和敌军激战,唯独玉灵儿一人,直接冲入了敌军腹地,一往无前的只为了疯狂地追杀那名想要玉灵儿自我了解的邪修中身着红袍的衍道修士。
  
      说起来,这个邪修也是倒霉。
  
      如果他不骄傲的话,或许他现在的处境还不会变的这么惨,他现在变成这样子,怪只怪他的运气不太好选择了玉灵儿作为他的对手,当然也要怪他太轻敌,他不轻敌还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管怎样,玉灵儿的出手几乎是瞬间就将正道弟子这边的士气给彻底的引爆,不管在什么时候,似乎只要见到玉灵儿出手,他们的血狂热得就要沸腾起来了一般。
  
      “御姐出手啦,我们也跟着冲呀!”王瑞大吼道。他肩上扛着弓弩,不停的朝面前邪修弟子比较密集的地方放箭,那里没有正道仙门的弟子,可以放心的发射,完全不用担心误伤队友。
  
      王瑞的身边从始至终一直有十几个玄天的内外弟子保护他,王瑞手中的弩机,属于是远程攻击,要知道,他是弩机射手,如果让敌人靠近他,他就完蛋了,因为王瑞的修为并不是特别高,所以……
  
      这个安排也是玉灵儿安排的。
  
      王瑞的弩机杀伤力还是十分强大的,而且还是远程的群体攻击,因此,保护王瑞这个远程射手,对于整个战局还说是很重要的,换句话也就是说,王瑞现在的能换发挥极大的作用。
  
      他伤不得,所以必须要好好的保护好他。
  
      保护好王瑞这个射手,才能为正道仙门这边创造出良好的攻击局势。
  
      王瑞的这嗓子,再看看玉灵儿直接杀进敌军中心大杀四方的样子,玄天的弟子们见状心中充满了火热,他们手持挥舞愤怒的厮杀着,这一刻,他们感觉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
  
      他们现在的目标就是打败敌人,为死去的正道仙门弟子们报仇,为他们心中的理想和目标而战,相比起邪修那边的各自为政的战术,玄天弟子们配合默契,满脸刚毅丝毫不畏死,他们下手的犀利,简直比对面的邪修弟子们还要凶狠,他们的勇猛向前干得那些邪修弟子心惊胆颤。
  
      邪修弟子们所知道的仙门弟子都是软弱可欺的,然而这些来自玄天书院的仙门弟子却不是如此,他们就像是一匹狼,凶狠无比,他们虽然是邪修,但是他们感觉对面的玄天弟子似乎比他们还凶狠,为此,邪修大军开始连连败退,他们感觉自己似乎不是这些仙门弟子的对手了。
  
      他们想要撤,但是上面有命令,他们不能撤,可是跟这些仙门弟子硬碰硬,他们似乎有些势弱,于是,好多邪修弟子们心中都有些左右为难,打又打不过,撤又撤不了,真是让人头疼死了。然而,这还不算什么,关键的是,他们的队友正在不停的减少,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自己。
  
      比起邪修弟子们内心里的惊慌,玄天弟子们就显得很无所畏惧了,他们现在的心目中只有战斗,是的,没有错,他们心中只有战斗,而其他的正道仙门弟子见玄天弟子如此勇猛,心中也燃起热火,他们也开始纷纷配和玄天弟子杀敌,玄天弟子在前面冲杀,他们就站在后排守护在他们的身后。
  
      玄天弟子的身后是奶妈和奶爸,他们战力薄弱,主要作用是为伤员疗伤,不过,有十个人除外,他们不是玄天弟子,而是来自瑶池宫的奶妈和奶爸,这次瑶池只派了十个弟子支援这次大战。
  
      瑶池弟子是全部仙门门派中弟子最少的,这一次他们虽然只派了十个弟子出战,但是这十个弟子全部都是瑶池的核心强者,他们虽然没有高不离那么强,但在战场上自保,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他们虽然也是奶妈和奶爸,但是他们修为了得,能够做到攻防兼备,为此,他们直奔战场前线,如果发现有人受伤,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出手为这些伤员治疗,确保了整体战斗力也提高了存活率,要知道,战斗中难免会有受伤和死亡,死亡是无可挽回的,但是受伤可以。
  
      及时救治才有可能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
  
      可以说,瑶池这十个核心弟子在战场上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托他们的福,很多人完全不需要专程跑到后方去医治又或者忍着不医治,带着伤继续厮杀,有了这些奶妈和奶爸,他们就可以持续在线上击杀敌人了,这点大大提高了行军的战斗力。
  
      瑶池的治疗方式跟玄天书院不同,瑶池的治疗法师们根本不要用手触碰对方的身体就可以意志,他们医治的方法很简单,只需要对其双手结印,地面上就会生出蔓藤将伤者包裹在其中。
  
      伤者在藤蔓中,强大的植物生命力会瞬间注到伤者身体里,普通的外伤基本上可以瞬间就治愈,即使是五脏六腑受损也不用怕,待在藤蔓中只需要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就可痊愈。
  
      速度快得不行。
  
      这样强大的辅助手段和效果,让玄天书院那些治疗法师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一个个眼神之中全是艳羡和敬畏,毕竟,他们都是治疗法师,看见人家有如此手段,羡慕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当然,也激发了他们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修炼,不给玄天书院丢人的想法。
  
      战斗在前线的都是内门和核心弟子,有了瑶池这十个核心弟子的木系治疗法师的助阵,可以说,他们给玄天弟子的生命安全带来了极大的保障,也正因为有了瑶池法师加入,玉灵儿才敢放手一战,现在战局基本确定,前排又有十个瑶池核心弟子为他们打辅助,为此,她的指挥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她需要亲自出手激励大家的士气了,只有她出手干掉了对方的某个大人物,让他们看到胜利的希望,这样更能更加坚定他们的信心,也大大激发他们必胜的决心。
  
      所以,老实讲,玉灵儿非常感谢这个红袍邪修,是他给了自己一个瞬间提升士气的机会,也正是因为这个红袍邪修的高傲挑衅,她的悍然出手才一下子引爆了所有人内心的狂热。ァ新ヤ~8~1~中文網www<首发、域名、请记住
  
      玉灵儿很高兴看到这样的狂热作战的场景,只是对于她的对手……不得不说,衍道修士太强了,这个红袍邪修在猝不及防之下被她偷袭,居然都没受什么重伤,可见这家伙的防御力有多高了,不过因为红袍邪修一开始就陷入被动之中,玉灵儿的攻击又犹如狂风暴雨般,让他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被动的选择防御,如果让他率先出手的话,玉灵儿肯定自己出手的时候没有那么炫酷。
  
      所以,她才要谢谢这个红袍邪修,是他给了她一个装13的机会,玉灵儿对此是满意了,可是呢,一直被她攻击着的红袍邪修现在几乎把肺都要气炸了,一招失误就被玉灵儿打压成现在这个鬼样子,他心中是很恼怒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战场给邪修丢了脸面了。
  
      他想要反击,但是,玉灵儿的攻击简直就是一波接着一波,无比的疯狂和狂热,他根本没有办法去反击和还手,只能被玉灵儿的攻击逼得被动的抵挡。
  
      红袍邪修现在简直憋屈死了,玉灵儿手中的这把金色大道简直是太恐怖了,重得一座大山似的,她的每一次攻击造成的余波都把他震的气血翻涌,脚下的土地更是不停在爆碎。
  
      碎掉的土地,让他感觉自己好像是陷入泥沼之中一般,很无力,因为,脚下踏不着结实的硬地,他根本没有办法借力,借不到力量,他就无法摆脱玉灵儿的攻击,最让他感到心在滴血的是……
  
      他手中这把剑可是宗门前辈赐给他的神兵啊,他这一次把它带出来就是想要用正道仙门弟子的血和肉滋养他的剑,可是现在……在玉灵儿疯狂的攻击之下,剑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缺口,远远一看简直就跟一把双面锯没有区别了。这才最让红袍邪修最崩溃的,要知道,他手中的这把剑,可是他们邪世中的一把神兵利器啊,如果他不是衍道修士,这辈子做梦也别想得到。
  
      结果……
  
      看着自己的剑,红袍邪修心如滴血,他平时对这把长剑,那叫一个爱惜如命,如今看见他的宝剑变成了现在这幅鬼模样,他真的心疼眼泪都快下来了,他也恨死了眼前这个只有结丹的黄毛丫头。
  
      如果不是她隐藏实力的话,他也不会轻敌,他不轻敌的话,他的宝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是想要反击来着,可是玉灵儿的攻击简直就密如狂风暴雨,根本不给他一丝丝喘息的机会,所以,他现在正在默默地忍着玉灵儿,他在等待一个反击的机会。
  
      只要一个机会,他就能将玉灵儿反制!!!
  
      “我让你装大尾巴狼,看你姑奶奶今天不打死……”玉灵儿砍到后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东西了,反正她现在就觉得这样一边骂人,一边砍非常的过瘾。
  
      “你特么差不多可以了啊。”红袍邪修衍道修士也怒了,他一边抵挡玉灵儿的攻击,一边怒道,玉灵儿之前一直打压他,让他根本翻不了身,现在又被玉灵儿骂的狗血淋头,他当然不甘心想反击。
  
      只是……
  
      “还敢顶嘴?我让你顶嘴……让你顶嘴……”他的反驳让玉灵儿的攻击更加疯狂了,她现在可以说火力全开气势正盛了,在这种关头,玉灵儿手中的大刀不停的反转着,逼得那衍道修士不停倒退。
  
      “好凶残。”上方的正道仙门的长老们看着这一幕简直有些目瞪口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玉灵儿战斗力竟然这么的彪悍,一开始,他们以为玄天书院是故意让一个结丹境女修当总指挥迷惑对方,目的就是为让自己的核心弟子有机会偷袭对方,现在看这个被玉灵儿逼得狼狈后退,被砍的快哭出来的邪修衍道修士,他们开始明白了玄天书院这般布局的用意,同时也不禁为这个红袍邪修感到可怜。
  
      堂堂衍道修士,虽然是邪修那边的,但是,他一个邪修的衍道修士被一个结丹境小法师逼的如此狼狈不堪,咋一看还有点像是打孩子一般猛揍,怎么……怎么感觉都像是玉灵儿才是邪修。
  
      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
  
      玉灵儿是玄天书院的弟子,又是这一次正邪大战弟子们的总指挥,这样的人决计不会是邪修的,再说了,邪修会使用他们正道仙门的仙术吗?所以……
  
      那种假设不存在的。
  
      “这丫头真不错,不愧是我家阿离看上的女人呐……”花花一脸赞赏。
  
      花花这话说的,大家心中都很是赞成,不过,玉灵儿这般表现,已经不是一个不错就能说的完,毕竟,能以结丹巅峰的修为追着一个元婴境的衍道修士往死里揍的壮举……真的不是不错,而是非常非常的了不起了,更不要说,玉灵儿还把对方揍的不能还手,这是何等的疯狂啊!
  
      这也让在场的长老心中有些搞不懂了,玉灵儿的修为看起来不过结丹巅峰,她的实力怎么这强?难道说,她也是衍道修士么?思及于此,众长老们心中不由得有些羡慕玄天书院了,一下子出了两个衍道修士……玄天书院这是要发啊!
  
      对面,看着下边被玉灵儿追打得狼狈不堪的衍道修士,酒靥老怪终于隐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他的声音很大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谁他喵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其他的邪修长老被酒靥老怪吓的一哆嗦,只是目前没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们可能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一个结丹境黄毛小丫头的实力竟然和他们的衍道修士不相上下,不用多说什么了,这小丫头一定也是衍道修士了。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悲催的是,他们的邪修弟子本是正道弟子的三倍以上,可是现在他们的弟子却被正道弟子压着打,普通弟子的数量正在不停的急剧减少,这样的大浪淘沙还能叫大浪淘沙吗?
  
      损失这么多弟子,这让酒靥老怪这个总指挥如何不怒呢?网更新最快电脑端:
  
      他现在气得都快要炸毛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凰谋天下:魔帝的狂妃要逆天》,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