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被黑洞吞噬之后 > 15、论功

  跟他们这些战士不同,总部总共就抽了这么一组人出来,根本没有时间休息,所以有机会当然会抓紧时间休息了。
  只剩陈幸之和两个实习生在大眼瞪小眼,实习生看着仪器上鬼叫的画面,又不敢去打扰他们的导师或者领导,只能埋头,露出一幅认真干活的样子。
  就这样,等一套流程走完,陈幸之浑身舒爽的伸个懒腰,施施然的离开休息室,在城外闲逛了起来。
  外城除了工厂,就是阵地和随处可见的巡逻士兵,这里不仅有大型的地热设备,还有全天24小时的灯光照射,最外层还铺设有高温杀菌系统。
  空气中,虽然氧气含量有点低了,但对他这样身强体壮,并且接受过残酷的缺氧训练的战士来说,在外面行走完全不需要氧气面罩之类的装备。
  不过工人们就不同了,他们虽然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但是大体力的劳动本就格外消耗氧气,不佩戴面具或者呼吸机,根本没法干活。
  除了生活条件,这里还时刻需要面对异兽的袭击,更重要的是,每年一次的停转日,所用屏障暂停一天,会有无数异兽想要冲进城里美餐一顿。
  这些工人们同样不能离开岗位,而死囚们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就是从当异兽食物的角色。
  即使是这样,城外也从来不缺劳动力,缺的是地盘,是工厂,因为城外的平均工资是城内的5倍以上,而在这个拥挤的城市里,随随便便一套房子就是一家人不吃不喝几辈子也买不起的高额商品。
  不想妻儿睡地下室,男人们只有想办法到城外工作,这里虽然危险,毕竟还有战士保护,最危险的是出外城采集资源的旷工们。
  感受着宇宙射线照射在身体上,然后被体内的钥匙所吸收,没穿任何防护服的陈幸之格外的畅快。
  周围来来去去的战士们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不穿任何防护的男人,知道这是一个超能战士,只有他们才敢不带任何防护在外行走。
  对这些保卫家园的战士,陈幸之没有任何矜持,哪怕他的军衔更高,他也是主动跟他们敬礼。
  逛了一圈,感受着体内重新充盈的能量,陈幸之晃晃悠悠的往休息室走去。
  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一个人抱着膝盖,愣神的望着远方的林若彤。
  叹了口气,陈幸之走过去陪她坐着,轻声道:“又在想姐夫了?”
  林若彤把头靠在膝盖上,答非所问的道:“如果有一天,所有人类能够团结一心该多好。”
  之前,她自己已经跟肖云解释过这个问题,可这何尝不是她内心的渴望,如果没有这些战斗,她的丈夫就不会不明不白的死在城外。
  陈幸之自己也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他自己身上也背负着很沉重的负担,体内的两颗钥匙已经说明了一切,他执行任务的父母必然已经牺牲。
  虽然直到现在,安全部上的死亡名单仍然只有他父亲,他母亲的名字上则标注的失踪2字,可是安全部的抚恤金都是已经全额发放了的,他心里更清楚,母亲也不在了。
  可让父母牺牲的那个任务仍然没有完成,更可气的是,哪怕是他这个直系亲属,军衔上尉的军官也没有权限查看。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安全部的岗位,一定要爬到足够高的位置,把当时的资料翻出来仔细看个清楚。
  两人就这样坐在外面,一边享受着冰冷刺骨的寒风,一边在这个离他们亲人最近的地方缅怀。
  第二天,全部检测完毕之后的超能小队先行返城,路过隔离城的时候,还需要再接受一遍检查,一通忙活,赶到基地又是夜晚了。
  陈幸之都没来得及和碾压打声招呼,碾压就又被调走了,他虽然是机械生命,可身上承担的担子从不比任何人轻松。
  安全部也不是不想再唤醒一台碾压这样的机械生命,可是,哪怕有专门的高手保护,在野外吸收了身体能够承担的最上限的能量,陈幸之仍然没有办法激活任何一台机械。
  他自己也有实验过,目前成功的只有两个,一个是他10岁度过生死难关时,父亲送给他的一辆摩托,另一件却是一台来自地球时代的智能手机。
  这是安全部一位长辈的收藏品,陈幸之去做客的时候,意外激发了体内的钥匙能量。
  据专家们根据陈幸之和他父亲成功唤醒的几次推测,认为,唤醒这些机械体,不仅需要足量的能量,还需要机械具有一定的情感。
  这当然是扯淡,机械在被激活之前就是机械,不可能具有情感,可是人类却可以赋予机械情感,比如那台摩托就寄托了陈幸之对父亲的思念。
  今天已经很晚了,总部安排的是让大家休息,但是明天还会有一大堆的报告和调查人员要应付,这种事情是他最讨厌的。
  这些天天坐在办公室的家伙总会想方设法的挑出你行动时候的错处,关键是你跟他解释之后,他还要跟你说,规定就是规定这种屁话。
  折腾了几天,总算是可以回到自己房间休息了,这是一间独立宿舍,自从他担任中尉以上的军官之后,就拥有了自己的宿舍,但是他还是怀念以前和兄弟们一起的日子。
  门一打开,被他抛弃在家里已经3天之久的小钢炮立刻从一台智能手机变形成了迷你机器人,他对陈幸之道:“主人,您有许多许多留言,需不需要现在查看?”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会用形容词就不要用,不想看,不想听,别烦我,睡觉……”
  小钢炮委屈巴巴的再次变形成一台智能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桌子上,这台小钢炮年代实在太久了,是远古时期产物,背面还有一个苹果被分开的奇怪logo。
  第二天一早,陈幸之就接到了通知,让他准时到行政会议1室报道。
  通知他的是基地分管他们这些菜鸟的总教官,林德中校,曾经是他老爸手上的兵,所以跟陈幸之关系很铁。
  跟陈幸之说话的时候,语气颇为兴奋,据他说,他已经得到可靠消息,这次他立大功了,上头应该会给他论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