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神像金瞳 > 第五十三章唐僧肉

第五十三章唐僧肉


  病急之下乱投医,这话说出来之后,黄毛立刻后悔了,他这纯粹是胡言乱语一着急说出来的。
  “对我有用的东西?”电话那边,王浩倒是来了兴趣,呵呵一笑,问道,“什么东西?”
  虽然是胡诌的,但是话都说出来了,肯定是要接着圆下去的,黄毛道:“嗯,你来了就知道了。”
  “就在电话里说吧,我很忙,没时间出去。”王浩道。
  “哦,那算了,记得把钱打到账户上,再见。”
  嘟嘟嘟,说完,黄毛直接挂了,他在赌,赌王浩会把电话打回来。
  感受到了苏杰不善的眼神,黄毛干笑一声说道:“我赌他会打回来的。”
  “你小子也不赖嘛,把别人骗出来还不忘记敲诈别人一笔费用,说吧,姓王的让你们打我出了多少钱?”苏杰笑眯眯的看着黄毛,他发现这家伙有做流氓的潜质,说起谎来一套一套的,还跟别人玩上心理战了。
  王浩出于好奇心肯定会打电话回来问是什么东西的。
  另一边,滨水弯,一栋豪华别墅里,一身西装的王浩在坐在沙发上,手上捧着一杯红酒,目露思索之色:“对我有用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苏杰身上能有什么对他有用的东西?唯一对他有点威胁的就是苏杰是孙月男朋友的身份,但是他在恒佳集团内部养的探子已经给他打听清楚了关系,苏杰跟孙月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
  除了这个,姓苏的身上还能有什么对他有用的东西?难不成是黄毛几个家伙嫌钱少了,把他当成冤大头想趁机敲诈他一笔?
  想到这里,王浩眼中寒光一闪,他之所以叫黄毛几个人出手打苏杰,就是看在他们几个人在道上没什么名气,属于最低级的那一类小混混,这种小混混打了人只要给他封口费就行了。
  再说了,如果孙月想替苏杰报仇的话,肯定会问这些混混是谁指使他们这么干的,几个混混只要说苏杰玩弄他们妹妹感情,自己气不过,这才揍了他,既能搞臭苏杰的名声又把他给揍了,一石二鸟啊。
  如果孙月真要调查苏杰玩了他们哪个的妹妹的话,让黄毛他们随便找个表妹演演戏就行了,让那姓苏的跳进黄河洗不清也洗不清,同时让孙月厌恶苏杰,疏远他。
  这可是一个很大的算盘,不出意外的话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之所以不找道上的人原因是因为,如果是找道上的那些人的话,孙月派人一查,上面的大哥一发话,那么他花钱请的人迫于大哥的威势,肯定会一五一十的把他这个背后指使者给招出来。
  这一点,王浩想得很透彻,他的城府之深,没有几个人知道。
  至少,在外人看来,他是那个单亲家庭没有享受过母爱的可怜孩子,所以偶尔犯点错也没关系,因为没有享受过母爱,所以他可以有人格缺陷,这就是所谓的道德绑架了。
  反正现在的社会圣母多嘛,道德绑架一下怎么了,我没有母亲,你们还不让我偶尔的性格缺陷“暴露”出来,你们都是魔鬼,都是人渣!
  有些人就是这样,喜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批判别人,却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儿。
  手指在高脚杯上轻轻敲打几下,王浩眼里闪过一丝阴郁,他还是有些好奇黄毛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空出来的一只手拿起了手机,翻到通话记录那里,最新的一行毫无意义就是黄毛的了,略微一犹豫,他还是没有按下去,而是微微一笑,又把手机放回了原位。
  “我看你想要玩什么把戏。”王浩嘴角上扬,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他觉得,黄毛要是想趁机敲诈他一笔的话,肯定会打电话来的。
  另一半,宝马车上,几人大眼瞪小眼,这都十分钟过去了,怎么还不打电话过来?
  显然是王浩更加的阴险啊,城府更深!
  “这姓王的挺阴险的啊。”黄毛干笑道,看了一眼笑呵呵叼着烟的苏杰,脸上冷汗直冒。
  他也不想想,人家王浩是豪门富家子弟出生,接触的都是上流人士,平时他老子可是没少传授王浩关于人性阴险的知识,论心机和耐力,哪是他这个小混混可以比拟的。
  “我看你也挺阴险的嘛。”苏杰斜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毛却是盯着他手里的烟头,看着那明晃晃的火苗,心里直突突。
  幸好这根烟快抽完了,苏杰随手丢到了窗外,他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刚放下的心还没有舒坦两秒钟,马上又悬了起来,因为看到苏杰又点了一根烟。
  “我抽根烟,你紧张什么?”看着冷汗直冒,身体僵硬如螃蟹的黄毛,苏杰好笑一声,“怎么,要不要来一根?”
  “不了不了。”黄毛连连摆手,特么的,谁敢抽你的烟?万一你等一下拿我嘴里的烟来烫我,那我还不得哭死了去。
  手腕上那一颗斗大的水泡可还是没有消呐,原本多神骏的龙眼睛啊,现在好了,变成水泡大白眼了,也不知道水泡消了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儿,该不会是斗鸡眼吧,那这样这条龙纹算是毁了。
  “那家伙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打他电话吧,我刺激他一下。”苏杰淡淡的说道,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嗯,好吧……”黄毛挠挠头,不知道苏杰想怎么刺激他,也没多问,你要刺激就刺激好了,到时候刺激不来别把火发我身上就行。
  “等等。”苏杰突然伸手拦了他一下。
  “怎么了?”黄毛诧异,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寸头男和光头王老九也闪过一丝异样。
  咔——
  突然,苏杰出手如风,让人防不胜防,一记手刀切在了黄毛的鼻子上,把他错位的软骨打回了原位。
  “啊——”一瞬间黄毛欲生欲死,鼻涕眼泪不争气的哗哗直流,这种剧烈的灼痛感让他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四肢乱蹬着,脸上青筋都暴涨了出来。
  “别乱动。”
  苏杰按住他,好半响之后才让他平静下来,脸上充血,血目骇人。
  “我都答应了帮你,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黄毛气愤不已,擦了把眼泪,看到苏杰那一脸无辜的模样之后,简直要气哭了,看了一眼寸头男,顿时感觉委屈得不行。
  凭什么他帮你就什么伤都不用受,我帮你你还要打我。
  寸头男非常无语,光我什么什么事啊?看我干嘛?
  “你摸摸自己的鼻子吧!”苏杰冷哼一声,好心没好报!
  “嗯?”黄毛闻言一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怎么好像归位了?
  他又把脑袋凑到后视镜那里瞅了瞅,又摸了摸,哎哟,真的归位了,鼻子没歪了。
  回过神来发现是自己错怪苏杰了,挠挠头讪笑两声,尴尬的表示感谢。
  如果苏杰不帮他把打歪的鼻子弄回原位,这地方碰一下就痛一下,说话都不敢用力了,实在煎熬得不行,因此非常感激苏杰。
  光顾着感谢了,这厮却忘了是谁把他鼻子打歪的……
  坐在前排的光头男欲哭无泪,你的鼻子歪了还可以打回来,特么的老子我的门牙都被自己吞肚子里去了,这事找谁说理去啊!
  他愤愤不已,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了算了。
  “行了,别肉麻了,打电话吧。”苏杰淡淡说道,他公私分明,你帮我做事,我就给你好处,你要是惹我,我就让你倒霉。
  这不,惹了他鼻子就被打歪了,帮他做事之后,鼻子又帮你恢复过来了,可谓是神是他魔鬼也是他。
  黄毛点了点头,鼻子矫正之后,心情大好,貌似干活动力也高涨了不少,找到最新的通话号码又打了回去。
  不过刚一按了拨号键,他又愣住了,打过去怎么说啊?等一下人家又不理你岂不是很尴尬?
  苏杰摆摆手,示意他不用管那么多,只管打就是了。
  另一边,别墅里,电视上播放着最新的财经频道新闻,王浩坐在沙发上摇晃着红酒杯,脑子里却在思索着其他的东西。
  突然,电话响了,打断了他的思绪,看了眼来电号码,王浩嘴角上扬:“就知道你会打过来。”
  手里有唐僧肉还怕妖精不上钩?对他而言,手里的钱就是唐僧肉,而黄毛几人就是妖精。
  一口把红酒饮尽,王浩双目一闪,接通电话,声音变得沉闷而富有威势:“什么事?”
  宝马车上,苏杰示意黄毛打开扩音,之后,他扭扭捏捏,痛痛苦苦,声音轻浮而下贱:“嗯~啊~王浩你这个小碧池,用力,嗯哼~看老子不把你菊花爆满山,嗯哼~”
  王浩那边,深沉的表情顿时凝固,一头雾水,这尼玛的什么鬼?
  宝马车里,黄毛三人也目瞪口呆,这苏杰搞什么飞机,怎么突然这么骚了?
  “什么意思?”王浩语气沉闷,夹杂着几丝怒意,这几人拿他来消遣??
  啪——
  这边,苏杰直接抢过手里,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