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蟒蛇的奋斗史 > 123 七寸中弹

123 七寸中弹

“你小子怎么回来了!”醉月紧张地看着与黑衣人对视的升阳,“不是叫你待在原地不要随便走动的吗?”
  
  升阳看着黑衣人们手上的手枪以及不善的眼神,尴尬地摆了摆手:“哈……哈哈,大哥们你们好,我只是路过,路过……”
  
  一位黑衣人说着将黑黝黝的枪口抬起,指向升阳的胸口:“路人么,不过目击了这事,还是灭口为好……”
  
  “等一下,我只是路过的市民,你们怎么能……!”升阳还没有说完,醉月折返回来,躲过警惕着她的几名黑衣人的枪林弹雨,一口咬在那名黑衣人的后颈上,向上一提。
  
  “啊啊——!”那么黑衣人呜呼一声,手中向上翻起的手枪发出爆鸣之声。
  
  子弹从升阳的耳朵边掠过,带走了他耳边的一丝肉沫,轰鸣之声几乎刺破了他的耳膜,他吓得跌倒在地,捂着耳朵痛呼一声。
  
  “可恶!”黑衣人们朝向趴在自己的同僚身上的醉月射击,醉月手疾眼快一个弹跳上了空中,子弹沐浴着那名被她放倒的黑衣人的身上,后者瞬间变成了筛子。
  
  没想到明明知道自己身下是同伴,他们还开枪!
  
  可是,跳到半空中的醉月似乎变成了活靶子。
  
  “开枪,灭了这畜生!”
  
  黑衣人们抬起枪口,醉月在枪林弹雨中受到了几枪,所幸没有伤到要害。
  
  下落的刹那,醉月一尾巴打在侧边的矮墙上,再一次滑出一个优雅的抛物线,华丽地落在地上。
  
  子弹的轨迹追逐着她,尾巴又中了一弹,醉月吃痛地在地面上游走。
  
  一阵疯狂射击之后,黑衣人用力扣动扳机,并没有感受着手枪的反作用力,已经没有子弹了。
  
  趁着他们换子弹的时间,醉月豁命扑来,一口咬在一位黑衣人的面孔上,一尾巴扫中另一位黑衣人的腹部。
  
  还有一位黑衣人换好了*,准备再次朝向杀戮之中的醉月射击。
  
  “不要!”升阳冲了过来,一掌将他手中的枪拍掉,落地之前的手枪发出子弹打在墙壁上,碎屑溅到了醉月眼睛上被弹开。
  
  醉月感觉眼睛薄膜一阵刺痛,干脆利索地扭断了一个黑衣人的脖子后,冷冽的目光对准了最后一个站着的黑衣人。
  
  那黑衣人还在与升阳扭打在一起,见醉月冲了过来,吓得连忙想要去捡回枪,醉月那里会如他的愿望?
  
  黑夜中响起一声不详的乌鸦叫声,乌云遮住了那皎洁的月光,大地陷入了短暂的黑幕之中。
  
  最后一名黑衣人倒下了。
  
  “呼……”醉月微微地发出喘气,疲惫的蛇首如释重负地砸到了地上,升阳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也放了下来,坐倒在醉月身边。
  
  升阳看着一地的尸体和半死不活的人,回想起刚刚惊险的场景,抱着脑袋沮丧道:“我竟然、竟然杀了人了!”
  
  “人不是你杀的,是我……”醉月安慰道,染着鲜血的蛇身靠在他的大腿旁缓缓地抚摸着,“不用自责,如果你不杀了他们,他们就会杀了你的。”
  
  “可是……”
  
  “对了,升阳,你居然会担心地跑过来救我……明明不需要的。”
  
  醉月看向升阳的眼神少了些许严厉,取而代之的是几份柔情,她也没想到在刚刚那么情急的时刻这个小子竟然回来救自己,这分明是担心自己……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被爱的少女似乎挽回了些许温柔,差点儿她都忘记了这种感觉了。
  
  “那当然,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
  
  升阳微笑地看着她,他发现醉月也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凶残,反而此刻就像是一个小女孩一样渴望有一个肩膀的依靠。
  
  于是,一人一蛇之间建立了更深厚的友谊。
  
  恢复了一点儿力气的醉月严肃的眼神看向一个趴在地上抚着自己被打断的手臂,恐惧地看着走来的他们的黑衣人。
  
  “是谁派你们来的?说了我们就不杀你。”升阳俯视着那个黑衣人,说出了醉月传给自己的话语,“不然的话……”
  
  话语之间,他指了指身旁龇牙咧嘴的醉月。
  
  没想到那个黑衣人也不是什么誓死不从之辈,他立即回答道:“是、是刘家派我们来杀龙王的!”
  
  “不是老板么?”
  
  醉月凝了凝眸子,也对,自己杀了刘修文,他的家人势力怎么可能没有动作,但是他们怎么会拥有查到自己的位置的仪器。
  
  “我只知道雷老虎将仪器高价卖给了刘家,其余什么都不知道了!”经过几番询问,她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如果说有一个大势力在追杀着自己,而且能时刻定位自己的位置……
  
  不知道那个装置是个什么原理,如果是GPS的话,只要逃到卫星信号弱的下水道、隧道或者无人区便好了吧……
  
  “我们走吧。”叫升阳搜刮了黑衣人们衣服里的钱,以及他手中颤颤巍巍地拿着的手枪,醉月和升阳一人一蛇走在月光下的皎洁的道路上,渐渐离去。
  
  “可恶,怎么可能让你们就这么……”那名黑衣人邪笑着用唯一的完好的手逃出藏在身下的枪,瞄准了升阳的后背。
  
  “小心!”忽然感受到的醉月回过头,一眼就看到了黑黝黝的枪口,她猛地将身边的升阳撞倒,子弹呼啸而来,刚刚好贯穿了她的七寸。
  
  “醉月!”
  
  她的意识迅速地消失,只听见几声悲愤而混沌的枪响后,升阳扑在自己的身上推搡着。
  
  然后,便陷入了朦胧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