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史上最强尸祖 > 第132章:血衣厉鬼

第132章:血衣厉鬼

    “真是一个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啊。”高秋官转头瞥了一眼被感动的眼眶微红的鲁彪,唏嘘感叹道。
  
      “这些个禽兽不如的人渣就算是把他们挫骨扬飞,碎尸万段都不为过,我只是拘禁折磨了他们的魂魄五年,已经算是够仁慈了,所以你还要对我除魔卫道吗?”瞿清问道。
  
      “除魔卫道?不会啊。”高秋官微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回答道。
  
      “谢谢,我就知道你肯定是个深明大义的好人。”瞿清惊讶的看着高秋官,感动道。
  
      高秋官再次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然后翘起了二郎腿,微眯着眼睛对瞿清开口道:“既然故事听完了,那么也该重回主题了,臣服还是湮灭。”
  
      瞿清:“......”
  
      “你不是已经答应了我不会对我除魔卫道的吗?”瞿清怒视高秋官道。
  
      高秋官摸了摸鼻子道:“对啊,我是答应过你,但是我又不是正道卫士,又那来的除魔卫道之说呢。”
  
      “既然你不是正道法师来消灭我的,那你到底是谁?想干嘛?”瞿清震惊的看着高秋官。
  
      高秋官不耐烦的指了指身后的李阳道:“我手下员工缺一个宠物,想抓你回去当他的宝宝。”
  
      “宠物?宝宝?你们竟然敢如此羞辱我。”听到高秋官的话后,瞿清脸上先是露出不可置信之色,然后俏脸含煞,勃然大怒。
  
      高秋官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深深的看着瞿清,冷笑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跟着他也许是你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找死。”
  
      被高秋官这么一撩拨,瞿清心里的那座火山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秀发飞舞,阴气翻滚,
  
      家具地面齐齐震动。
  
      高秋官无奈的耸了耸肩,活动活动身子骨:“还以为听完悲催故事之后就能和平解决呢,最后还不是要靠拳头说话,早知道就不浪费时间了。”
  
      然后在瞿清惊恐的目光下,高秋官瞬间消失在原地,然后又凭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太快了,
  
      快的让人心生绝望。
  
      高秋官捏住瞿清的脑门,狠狠的朝床榻上按去。
  
      当真是辣手摧花,毫不留情。
  
      轰!!!
  
      床塌了,尘烟飞舞。
  
      然后又拎起瞿清的脑袋,重重的往柜子上砸去。
  
      轰!!!
  
      柜碎了,木屑四溅。
  
      最后像扔垃圾一样,把瞿清直接甩飞了出去。
  
      拍了拍手,高秋官又重新坐回沙发上,把之前放在茶几上的还没抽完的香烟含进了嘴里。
  
      鲁彪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瞥了一眼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瞿清,又看了看高秋官的背影,心肝狂跳,冷汗直流。
  
      “秋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凶狠,不分男女,不分人鬼啊。”
  
      刚才那两下凶猛的重击直接把凝聚在瞿清身上的阴气给震散了,她的娇躯趴在地上,好似一坨被揉捏成团的烂泥,凄惨无比。
  
      不过高秋官并未落井下石,乘胜追击,而是仰靠在沙发上,抽着烟,目光在那滩烂泥上不断的梭巡着。
  
      并非他在故意装逼耍帅,
  
      也不是他目中无人,狂妄自大,
  
      他是想要逼出这个叫瞿清的女鬼真正的实力。
  
      就凭她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高秋官不认为她能够控制住外面那几十只亡魂五年阴魂不散。
  
      那双在黑暗中显现的血眸应该才是这个叫瞿清的女鬼真正的实力。
  
      果然,
  
      那个女鬼没那么容易就被打倒。
  
      她以一种非常扭曲骇人的姿势从地上站了起来,目光怨毒愤怒的盯着高秋官。
  
      被高秋官震散的阴气在她身上疯狂的凝聚涌动,而那件蓝色的校服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血一般的颜色所染红。
  
      一直等到她的眼瞳也被鲜血全部覆盖之后,一股恐怖冷厉的庞大阴气从她身上轰然爆发。
  
      “厉鬼,还是厉鬼里最恐怖最可怕的血衣,啧啧啧...李阳这家伙真是赚大发了。”
  
      那股好似山呼海啸般的庞大阴气并没有让高秋官的脸上有半点惊恐畏惧的表情,心里反而在羡慕李阳的好运气。
  
      厉鬼不稀奇,
  
      但是血衣厉鬼却是极其罕见。
  
      就像是游戏中普通宠物跟变异宠物的区别,遥想当年,高秋官玩梦幻那会,为了洗出一只高等级的变异宝宝,花了多少精力跟金钱哪。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
  
      遇到血衣厉鬼的几率,就像是在野外刷怪突然撞见了一只梦寐以求的变异宝宝,而且还是满技能,满资质,满潜力的那种。
  
      说真的,
  
      高秋官都开始有些嫉妒了。
  
      要不是之前答应了李阳,加上他又是一个体恤员工的好老板,高秋官真怕自己会忍不住把这只血衣厉鬼占为己有。
  
      幽怨的瞟了一眼依旧淡定如常的李阳,高秋官按灭了手上的烟头,直接跨过茶几,朝血衣瞿清走了过去。
  
      而此时的瞿清那还有之前那般清纯文静的模样,小脸惨白渗人,就像是涂抹了一层厚厚的粉底一般。
  
      嘴唇上就像是抹过了鲜血一样,不但不会让男人觉得娇艳欲滴,反而会有种头皮发麻,毛骨悚然之感。
  
      双眸已经赤红一片,散发着怨毒,愤怒,仇恨等各种负面的情绪。
  
      黑化后的瞿清,
  
      就变成了血衣厉鬼。
  
      看到高秋官朝她走来,瞿清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看来刚才高秋官给她带来的威慑力已经深深的印刻进了她的记忆里,甚至形成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条件反射。
  
      自己的这一举动让瞿清脸上顿生恼怒之色,红唇大张,血衣厉啸。
  
      “啊------”
  
      刺破耳膜的音浪刹那间肆虐八方,整个隧道深处空间为之颤抖摇晃。
  
      李阳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纸,撕开,揉捏成小团塞进耳中,然后目光死死的盯着高秋官方向。
  
      鲁彪紧紧的捂着自己的两边耳朵,凶悍的大脸上尽是痛苦狰狞之色,当他看到李阳的举动之后,顿时眼睛一亮,然后像李阳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
  
      然而却被李阳直接忽视掉了。
  
      还好,恐怖的厉啸来的凶猛,去的更快。
  
      因为,
  
      高秋官动了。
  
      他直接一个大跨步蹿到瞿清的面前,锋利修长的指甲就好似五把镰刀一般,对准瞿清的门面,挥劈了过去。
  
      能够长时间在阳间逗留的鬼物,
  
      都有一个承载着他魂体不散的冥器。
  
      就像瘸脚赌鬼的麻将,高老爷子的牌位,
  
      只要将瞿清的魂体打的躲回冥器里,那就算是大功告成了。